返回列表 5210 查看 / 22 回覆 發帖
看看及學習
提示: 遊客身份不能瀏覽回復的全部內容!
本帖最後由 zxc 於 2016-10-3 11:16 編輯

殊途同歸?天意難違!

談《易經》兼卜梁振英下場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61002/19788007

前兩天,有位朋友偶然告訴我一件陳年往事。一九八四年,她抱着出生不久的女兒坐地鐵,有個約五十歲的光頭男子突然走過來,沒頭沒腦向她說:「你個仔將來好叻,好聰明,唔駛擔心!」友人即澄清:「佢係女喎。」男子有點愕然,擺一擺手說:「都一樣,總之好叻,你唔駛擔心。」車門一開,男子揚長而去,友人莫名其妙。她後來看娛樂雜誌,見男子跟明星合照,竟是鼎鼎大名的鐵板神算董慕節。我半信半疑。顧名思義,董神算是算命,不是看相,即使真是他本人,隨緣贈兩句也不必認真。但友人一直牢記那句話,深信不疑。結果她女兒確實聰明,今日亦事業有成。是巧合,抑或命運呢?
她的故事勾起我不少逝水年華的回憶。高中年代我沉迷《易經》,自學了各種占法,還常替同學起卦。有天看了阿樂寫董慕節的書,如癡如醉,覺得「神數」比大學所有科目都有趣多了。那時人人為高考忙碌,而我則整天發白日夢,幻想拜董慕節為師。考大學還有聯招,學神數又有何門徑?於是我常常獨自行山,理由是山上遇仙的機率較高──現在我當然明白,獨自行山,遇害的機率更高。做神算的宏願,當然以幻滅告終。人大了,不是不信命,只是信歸信,心中認為該做的,天打雷劈也要做,乃服膺「善為易者不占」之道;現在偶爾玩玩,也不過應朋友要求。但年輕時前路茫茫,生活永遠兵荒馬亂,事無大小,總要起一課才心安理得。《易》卜靈驗嗎?口講無憑,不如看看實例。
之前在專欄提過,九六年我曾寫信給錢鍾書先生,但我並未告訴大家,寄信後我心急得五內如焚,旋即卜了一卦,得《蒙》之六三:「勿用取女,見金夫,不有躬,無攸利。」起卦是第一步,最重要是解卦。若照傳統釋法,它翻譯成廣東話可以是這個意思:「唔好娶呢個女人,佢只係鍾意靚仔(或有錢仔),唔講禮義,娶佢冇好嘢。」爻辭極有現代感,三千年前的周朝人,廿一世紀的香港人,對某些事物的看法原來是一致的。但我問「錢先生會否回信」,這解法不通。事實上我第一眼看爻辭時,上述傳統解釋根本從未在腦海出現──卦並不是這樣解的。解卦要講靈機,我第一眼看見的就是「金夫」二字,立即聯想到「錢」,然後是「不有躬」,「躬」即「自身」,串連起來,意思即「錢先生不會親身回覆」,完。結果,那封信確實由錢先生親屬回覆,因為錢先生早已臥病在床。
之前也講過一位隱居多年的李先生。九七年他輟學在家,鬱鬱寡歡,我幾乎是他唯一來往的朋友。他想占卜前程,我得《屯》之六二:「屯如邅如,乘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爻辭大意是:女子問卜,要等十年才能出嫁。古時婚姻之於女人,就如事業之於男人,所以意思清晰不過:有一段很長的時間──「十年」不必照字面解,只代表「長期」──他要像古代未嫁的女子般在家中等待,不會有工作。結果呢?二十年快過去了,他依然呆坐家中。當然我不排除有「自我實現預言」的可能,但爻辭意象畢竟跟他的處境吻合;如果得《乾》之九五「飛龍在天,利見大人」,那是怎樣也解不通的。又或者,假如他當時得了好卦,命運就會逆轉也說不定。一花一世界,另一支卦也許就衍生出另一個平行宇宙,誰知道呢?
近日《成報》狠批「亂港四人幫」,有人解讀為梁振英、張曉明等已經失勢,有人則解讀為習近平效法毛主席的「引蛇出洞」,幾乎從任何角度詮釋皆可自圓其說,而結論總是這麼一句:我沒有水晶球。但假如你有呢?反正大家都看不穿偉大的習近平,與其「理性」分析,倒不如問問「水晶球」。我剛才興起,用iPad搖了一卦,問「梁振英連任」,得《蠱》之《剝》──本卦《蠱》有兩個變爻,即九二、九三,故變為《剝》。卜卦有一個變爻,表示事態發展明朗,看爻辭即可;兩個或以上變爻,意味事情反覆不定,哪如何解釋?我認為有兩個方法:第一種是用京房納甲法,以干支配卦爻、排六親、安世應,看五行生克關係,這樣解卦很複雜,好處是獲得的信息較多,例如尋失物可知方向,問事可算出成功的日子等;第二種方法較簡單,只看本卦、變卦的卦辭,甚或只取卦的意象,缺點是沒有具體細節。現在問「梁振英連任」,用簡易解法就夠了。
純粹從釋經的角度,《易經》「蠱」字不能望文生義解為「蠱毒」、「蠱惑」,它實際上是「古」或「故」的假借字,因此《序卦傳》說:「蠱者,事也。」這裏「蠱」等於我們所謂「事」。但我現在是占卜,不是解經。解經要懂訓詁,字的意思是固定的;但占卜要講靈感,所有意義都是浮動的。若占卜時,環境出現一些強烈預兆,你甚至可以忘記卦象,擱開《易經》,單憑預兆判斷。正如「金夫」巧妙地象徵了錢先生,這個「蠱」字,我相信任何香港人都猜到該象徵誰。大家見到「蠱」字,未必知道它可解為「事」,但多數聯想起「蠱毒」:苗族人把眾多毒蟲放在皿中,任它們互相吞食,死剩的那條至毒的蟲,就是「蠱」(王筠《說文句讀》)。落降頭害人,據說就是用蠱。春秋時,秦國的醫和解釋「蠱」,說是「淫溺惑亂之所生也」(《左傳.昭公元年》)。大家說,「蠱」到底象徵誰呢?畫公仔不必畫出腸,我講得太白,恐怕畫卦的伏羲、演《易》的文王,今晚統統都要收律師信了。
《蠱》表示當事人狀況,而《剝》就是事情的結局。《剝》說什麼?其實連卦辭也不必看──剝者,落也。我不知道習近平想什麼,但伏羲、文王也許知道,但願他們是對的。
提示: 遊客身份不能瀏覽回復的全部內容!
學習學習
提示: 遊客身份不能瀏覽回復的全部內容!
易卦和觀音靈簽 - 李碧華

看本版馮睎乾「談《易經》兼卜梁振英下場」,很有趣。

我淺讀《易經》,遇到最奇詭的一卦在十多年前,訪問一位慰安婦袁竹林婆婆(當時她77歲。現已去世)。18歲時遭日軍逼害蹂躪,誰知中國大陸解放後每有運動她都受到批鬥,苦不堪言。一生最愛的男人廖奎,當年是個警察,不嫌慰安婦「漢奸」身份而結合,被判到北大荒勞改。袁渴望見他一面──我幫她找了很久,很困難。有心人起了一卦:《火澤睽》,卦象玄妙:「人仍在世,二人天各一方,雖阻隔,需要很多中間人搭橋。往北方查。」

經歷千山萬水,原來勞改犯自北大荒移居山東,他一腿傷殘,另娶。後來我帶袁婆婆自武漢到山東,這失散了38年的愛侶在1999年暮春,重逢三天後作別……(詳見《煙花三月》)。

馮生卜易是iPad搖的,興起問「梁振英連任」,得《蠱》之《剝》,又蠱毒又剝落,不必解經訓詁,象徵明顯。

現今占卜科技化,我也興起午夜上網搖支觀音靈簽,得第七簽下「蘇娘走難」:「奔波阻隔重重險,帶水拖泥去度山。更望他鄉求用事,千鄉萬里未回還。」包袱沈重進步為難。觀音還勸他須多多行善布施,以改善命運(消孽)。以上是抄的,689律師信會發給觀音嗎?
提示: 遊客身份不能瀏覽回復的全部內容!
《易經》占卜方法 - 馮睎乾

古人卜卦,最初用蓍草(「蓍」粵音「思」),唐人簡化為三個銅錢,宋代的邵雍發明「梅花易數」,可憑時間、方位、聲音等起卦,無招勝有招,好比術數界的獨孤九劍。當中以梅花數最深,銅錢最簡單,這裏講講銅錢占法。一卦有六爻,非陰即陽,次序由下而上,故起卦時,須由最底一爻畫起。先準備紙筆和三枚硬幣:
第一步:心想疑惑的事,手搖硬幣。
第二步:搖得組合是一公二字,在紙上畫一長橫線(─),表示陽爻;二公一字,畫兩條短線(- -),表示陰爻;三公,畫一長橫線,旁邊打圓圈(─ ○),表示陽變陰;三字,畫兩條短線,旁邊打交叉(- - ╳),表示陰變陽。以上即初爻。
第三步:重複第一、二步,得第二爻,畫於初爻之上;重複以上步驟,直至畫畢六爻。
第四步:根據所畫符號,在《易經》查出對應的卦辭、爻辭,以斷吉凶。例如六條橫線是《乾》,若初爻變(旁邊打圈),則看初爻爻辭:「潛龍勿用。」若六爻均無圓圈、交叉,即沒有變卦,可單看卦辭;若超過一個變爻,各家說法不同,我認為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看兩卦卦辭,本卦表示一般狀況,變卦表示事情結果。
最古老的蓍草筮法見於《繫辭傳》,程序非常繁複:起一個卦,須把所謂「分二」、「掛一」、「揲四」、「歸奇」四個步驟重複十八次,不解釋了。蓍草和錢幣起卦,到底有什麼不同呢?古人恐怕從未想過,但從機率角度看,兩個方法截然不同:用錢幣搖一次,圓圈或交叉(即變爻)出現的機率,各佔1/8,而不變的陰爻或陽爻,則各佔3/8;用蓍草,得陰爻不變的機率是7/16,陽爻不變是5/16,圓圈是3/16,交叉是1/16。換言之,《坤》變《乾》在錢幣法出現的機率,是蓍草法的64倍!蓍草法的機率分佈,表面上參差錯落,但陰陽依然對稱,實在耐人尋味。
提示: 遊客身份不能瀏覽回復的全部內容!
本帖最後由 蛙蟲 於 2016-10-4 09:40 編輯

略作補充:
當年我是從何文匯教授的人鬼神一書學蓍草筮法起卦,因好奇心關係,曾粗皮做個些運算比較蓍草法和銅錢法,兩方法基本上一樣。用 Natural Distribution / Bell Curve 去計不同蓍草二分的可能性概率,最後陰陽變爻都是1/8,靜爻3/8,差異是在小數點後幾個位。
提示: 遊客身份不能瀏覽回復的全部內容!
來學習
提示: 遊客身份不能瀏覽回復的全部內容!
慢慢來
"又蠱毒又剝落"!

全中!
提示: 遊客身份不能瀏覽回復的全部內容!
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網站點擊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