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4235 查看 / 18 回覆 發帖
《清.段玉裁.說文解字注》:
「与,賜予也;賜,予也;予,推予前人也。
 一勺爲与,下从勺;一者,推而予之。 余呂切,五部。
 此與予同意,《大徐》作此与與同,《小徐》作此卽與同,
 惟《小徐》袪妄內作與予皆同,近是。
 今正,以一推勺猶以亅推予也,故曰同意。
 與,攩與也,从舁,義取共舉,不同与也。
 今俗以與代与,與行而与廢矣。」
   
 亅,鈎子也,普通話發音讀jué,同音:絶。
《大徐》、《小徐》,言徐鉉、徐鍇兄弟之說文解字版本。
 与予同意,故授予、給予、贈予等等可寫授与、給与、贈与等等。
 言與之字義取共舉,與与二字本二義。
 與是搭檔,与是給授,字義又無藕斷絲連貓貓之意,與与不能相互引申。
 言俗以與代与,與久通行而忘卻与,故言与廢矣。
 今行簡體代繁體,以与代與,歷史眞的是諷刺又滑稽,
 以簡體書寫授与、给与、赠与,反而正確。
 繁體書寫賦與,錯;正寫是爲賦与或賦予。
   
《清.段玉裁.說文解字注》:
「予,推予也;予與古今字。
《釋詁》曰:『台、朕、賚、畀、卜、陽,予也。』
 按推予之予,假借爲予我之予,其爲予字一也,故台朕陽與賚畀卜皆爲予也。
《爾雅》有此例,《廣雅》尚多用此例。
 予我之予,《儀禮》古文、《左氏傳》皆作余,鄭曰:『余予古今字。』
 象相予之形,象以手推物付之。 余呂切。五部。
 古予我字亦讀上聲。凡予之屬皆从予。」
   
 自偁我,遠古多用二字,余、予。
 言鄭曰:「余予古今字。」,謂鄭康成,即東漢鄭玄老哥。
 再查...
   
《康熙字典》:
「又《廣韻》弋諸切,《正韻》羊諸切,與余同,我也。
 《郭忠恕.佩觿集》:『予讀若余,本無余音,後人讀之也。』
《顏師古.刊謬正俗》:『《曲禮》,予一人。』
      鄭康成註:『《余予古今字。』,因鄭此說,學者遂皆讀予爲余。
《爾雅》:『卬、吾、台、予、朕、身、甫、余、言我也。』,
      此則予之與余,但義訓我,非同字也。
《說文》:『予,相推予也。』,『余,詞之舒也。』,各有意義,本非古今字別也。
 歷觀詩賦,予無余音,又《吳棫.韻補》:『予,當讀與。』
《詩》:『或敢侮予,將伯助予。』,《楚辭》:『目眇眇兮愁予,何壽夭兮在予。』,
 皆無余音。」
   
 郭忠恕老哥北宋人也,言予本非讀若余。
《康熙字典》注曰後人讀予若余是因爲鄭康成老哥所謂:「余予古今字。」
 又引《爾雅》,義訓自偁我之用字有一堆,皆是義同音非。
 又以詩賦音韻言之,予非是讀若余。
 宋代音賦學家吳棫老哥言予應該讀若與。
 又引證古詩楚辭,予字非讀若余。
 再查...
   
《鏈接.香港中文大學.漢語多功能字庫》引言:
「裘錫圭教授:『商代甲骨文和西周春秋金文裡第一人稱代詞用余而不同予。
        古人開始用予作第一人稱代詞不會早於春秋時代。
        傳世的《尚書》《詩經》所包含的那些西周時代作品,
        第一人稱代詞余已經被後人改作予。』
 予還表示稱許、讚許,如:
   《荀子.大略》:『言味者予易牙,言音者予師曠。』
 《漢書.外戚傳下》:『魯嚴公夫人殺世子,齊桓召而誅焉,《春秋》予之。』
      顏師古注:『予,謂許予之也。』。」
   
 裘錫圭教授是甲骨文權威,明言以予自偁我者是春秋已後。
 咱讀古書得須注意某些用字,尤其是字多音義者,恐多是假借字。
 再查...
   
《清.段玉裁.說文解字注》:
「余,語之舒也。 語,《匡謬正俗》引作詞。
《左氏傳》:『小白余敢貪天子之命無下拜?』,此正詞之舒。
【亏部】曰:『亏,於也,象气之舒。』,然則余亏異字而同音義?
《釋詁》云:『余,我也。』、『余,身也。』
 孫炎曰:『余,舒遟之身也。』,然則余之引伸訓爲我。
 詩書用予不用余,《左傳》用余不用予。
《曲禮》下篇:『朝諸矦,分職授政任功曰予一人。』,
 注云《覲禮》曰:『伯父寔來,余一人嘉之。』
 余予古今字,凡言古今字者主謂同音,而古用彼,今用此異字。
 若《禮經》古文用余一人,《禮記》用予一人,
 余予本異字異義,非謂予余本卽一字也。
 顏師古《匡謬正俗》不達斯恉,且又以予上聲、余平聲爲分別,
 又不知古音平上不甚區分,重悂貤繆,《儀禮漢讀攷》糾之詳矣。
 从八,象气之分散。 舍省聲,以諸切,五部。」
   
 段玉裁老哥認爲《曲禮》《禮記》詞句明顯,余予本異字異義,
 抨唐代顏師古老哥所著《匡謬正俗》之誤,
 更非議若視之古今字,余予何須平聲上聲異讀。
 言余亏異字同音義, 再查...
   
《說文》:「亏,於也,象气之舒。 亏,从丂从一,一者,其气平之也。
      凡亏之屬皆从亏,今變隸作于。」
《清.段玉裁.說文解字注》:
「亏 ,於也,於者古文烏也。
【烏】下云,孔子曰:『烏,亏呼也。』,取其助气故以爲烏呼。
 然則以於釋亏亦取其助气,《釋詁》、《毛傳》皆曰:『亏,於也。』
 凡詩書用亏字,凡論語用於字,葢亏於二字在周時爲古今字,
 故《釋詁》、《毛傳》以今字釋古字也。......
 ......按今音:亏,羽俱切;於,央居切;烏,哀都切。
 古無是分別也,自周時已分別於爲屬辭之用,見於羣經《爾雅》,故許仍之。
 凡亏之屬皆从亏。」
   
 亏,隸變在秦漢,即今所見于。
 言:「亏,於也。」,故後世于於互通,又言於即古文烏字。
 亏,羽俱切;於,央居切;烏,哀都切。
 三字同源見三發音,這裡出了很大的語音問題。
 鬼道欲找出【余】的本音。
 宋代《廣韻》修訂唐代《唐韻》、隋代《切韻》,
 隋唐離殷商時代那麼遙遠今搞出三胞胎
 余,《廣韻》謂自偁我,以諸切,這離閩南發音太遠了。
 閩南語自偁我有二音,其一已知,另一大多人不知何字。
 近者惟有亏,羽俱切。
 亏,閩南發音uu。
 余,閩南發音ua,這該是閩南另一自偁我的正字。
 馬來半島南部講閩南語偏泉州腔者聽檳城人自偁我爲ua,
 誤以爲受潮汕話影響,非也。
「我」,gua。
「余」, ua。
 講潮汕話者亦同,忘了正字,網上潮汕字典言:
「我」,ngo文讀,ua白讀。
 實是此白讀爲「余」也。
《廣韻》謂「我」,五可切。
 聲爲五,發音前必見g或ng,故知白讀非「我」。
   

  

對不起一時忘了字庫鏈接... 
《鏈接.香港中文大學.漢語多功能字庫》
某某張三欲買狗糧,到市鎭逛逛見一堂皇宏偉大店,金字招牌寫曰《發財豬頭店》。
張三步入問曰:「我想買上好豬頭給俺獢獢犬吃,有賣嗎?」
《發財豬頭店》老闆大名李四,抱拳答曰:
「歡迎光臨,俺店裡一卡車豬頭品質有高低,【隨便】看看。」
   
對應普通話,【隨便】,《臺灣教育部閩南語常用詞辭典》云:
「詞目:【凊彩】
 音讀:tshìn-tshái
 釋義: (1) 隨便、不講究、馬馬虎虎。
        〈例〉我是凊彩講的,你毋通囥佇心肝內。
      普通話釋:我是隨便說說的,你不要放在心裡。
     (2) 任何、不論怎樣。
        〈例〉凊彩儂攏會曉。
      普通話釋:任何人都會。
   
鬼道又查得網上某某臺灣人專談閩南語的博客,云:
「前人有不同的說法及寫法,經過檢視台語及閩南語有關字書辭書...
 ...襯採、且睬、且採、凊彩、凊采、稱采、稱採、稱睬、
 稱彩、儭睬、信採、情在...。」
不知何字,不知如何寫,考證一堆權威閩南語辭典後,作者認爲本字是【靘彩】,
又言廈門大學所主編《普通話閩南方言詞典》取【凊采】。
   
多麼可憐三人成虎謬種流傳... 
自己的方言以訛傳訛幾百年不知其本義搞得發音也失常!!!
正確是爲 tsim tshai !!!
何字謂 tsim ?  斟酌之【斟】也。
斟酌是謂考慮取捨也。
何字謂 tshai ? 裁決之【裁】也。
裁決是謂執意斷定也。
【斟酌裁決】是說:「衡量考究之後方才下決心喇!」
把普通話【隨便】、【不講究】、【馬馬虎虎】、【任何】、
【不論怎樣】等等當爲閩南語【斟裁】簡直是胡説八道
《北魏.賈思勰.齊民要術》:
「【造酒法】 初下米五斗,米必令五六十遍淘之,第二酘七斗米,三酘八斗米。
       滿二石米以外,任意斟裁。」
 石聲漢先生注:「斟裁,斟酌斷定。」
 去雜貨店逛逛,老闆問您要找啥,您以閩南語答曰:
「 余  是   斟    裁    看   看  喇。」
 ua si tsim tshai kua kua la
 這話是說,看看哪一物合意,考量價錢合理就買。
【隨便看看】是謂走馬看花!!!
   

  

【喜歡】,現代普通話釋爲篤愛、嗜好、纓情、醉心等等。
 馬來語譯爲suka,不止馬來半島,凡東南亞馬來語系民族皆同解。
 例:Saya suka makan nasi goreng ikan masin
    我    喜歡    吃    飯     炒     魚     鹹
 先別理會馬來文法,這話是說:「我喜歡吃鹹魚炒飯。」
 例:Saya memang suka awak
    我    確實     喜歡   你
 這話是委婉的說:「我的確愛上你啦。」
 馬來西亞華裔種種方言,惟閩南語系者之日常用語頻以suka對應普通話之【喜歡】。
 例: 我   眞   suka  汝
   gua tsin suka lu
 這話是委婉的說:「我眞是愛上你啦。」
 本土硏究閩南語專家謝清祥先生認爲馬來語suka是借用閩南語,正寫是【思覺】。
 有很多大陸與臺灣鄉親來檳城旅遊,聽不懂suka,探其字義,
 方才更正本地人說正寫是【佮意】,言suka本是馬來語。
 鬼道且上網查...
   
《臺灣教育部閩南語常用詞辭典》云:
「  詞目:  佮  意
   音讀: kah i
   釋義: 中意、喜歡、滿意。
      〈例〉我所佮意的人就是你。
    普通話釋:我喜歡的人就是你。
  異用字: 愜意合意。」
 新加坡某某談論閩南語者在臉書上言:「舒合。」
 維基wikipedia言:「借自馬來語,舒合,異寫爲須甲私合思合思覺。」
 是閩南語借用馬來語,或是馬來語借用閩南語?  眾說紛紜...
 更有人說:「是閩南語借用馬來語,suka原自梵文,自古馬來文多參雜梵文。」
 今見馬來西亞某某年輕一代在網上發表殿堂偉論,曰:
「咱們應該講正統正宗閩南語,用【佮意】,不可再用suka。」
   
 嗚呼,悲哉... 唉...  
 很久很久已前,有中國漳州老者來檳城探親,聽得懂suka,
 發音同一腔suka,用語同一字義suka,今時人不懂?
 忘了如何寫??? 
 這是甚麼時代,不懂得如何用電腦查證? 
【思渴】,閩南語發音su khat,即馬來語借用之suka。
《鏈接.漢典.國語辭典》
「【思渴】
  釋義:(1)渴望、想念。
       《宋.王安石.答蔣穎叔書》:『阻闊未久,豈勝思渴。』
     (2)相思病。
       《元.王實甫.西廂記.第三本.第一折》:『患成思渴,垂命有日。』」
 正寫爲【思渴】,非是【思覺】,此是馬來語借用閩南語無疑,謝清祥先生近之。
 以【佮意】糾正【思渴】!? 不知誰才是正統正宗!?
 極度荒謬耶!!! 
  

  

1

評分人數

    • awei0: 听讲ing!威望 + 1 網幣 + 30000
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網站點擊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