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20799 查看 / 46 回覆 發帖

 陳劒先生著《六壬古占課攷》云:
「   【伍子胥占楚平王拘父】
 以下先就《吳越春秋》所載布課推衍,其書並非史書,然書成於漢代,故仍有研究價值。
 楚國的伍奢爲太子太傅,因費無極的讒毀而遭楚平王繫獄三年。
 西元前522年己卯,楚平王又因費無極之言令伍奢召其二子伍尚伍子胥去與父親相會。
 伍奢說長子伍尚爲人慈溫信仁,聞召即來;
 次子伍子胥,少好於文,長習於武,文能治邦國、武能定天下,
 能成大事爲前知之士豈能召來?
 使者至伍尚伍子胥處,云伍奢已免罪,因久囚繫而憂思二子;
 王欲封二人爲侯,奉進印綬,要二人速往見父。
 書載伍尚伍子胥聞使者至:
   「乃入報子胥,曰:『父倖免死,二子爲侯,使者在門,兼封印綬,汝可見使。』
         子胥曰:『尚且安坐,爲兄卦之。
              今日甲子,時加於巳,支傷日下,氣不相受;
              君欺其臣,父欺其子,今往方死,何侯之有?』
          曰:『豈貪於侯,思見父尒,一面而別,雖死而生。』
         子胥曰:『尚且無往,父當我活,楚畏我勇,勢不敢殺,
              兄若誤往,必死不脫。』」
 伍尚欲去,伍子胥占課知爲大凶,必被加害,不去。
 伍尚不聽伍子胥之勸,隨使行數百里往見父,立即被楚平王執而囚之。
 伍子胥已潛逃,伍奢聞之,說楚國君臣,將來必遭兵戈殺戮之苦!
 楚平王遂殺伍奢伍尚
 伍子胥先至宋國,後逃至吳國。
 按:據伍子胥之言,推知此課爲甲子日巳時丑將
  (鬼道注:莫神將不分,該言甲子日巳時丑神大吉。)

 

   天
   空

   白
   虎

   太
   常

   玄
   武

   青
   龍

     大
   陰

   勾
   陳

   天
   后

   六
   合

   朱
   雀

   螣
   蛇

   天
   一

























 
 
 
 


初傳:財 孤戌 六合
中傳:子 庚午 天后
末傳:兄 丙寅 白虎

 

 干上神戌勊支,支上神申勊甲,日辰交互相勊。
 此爲蕪淫課,主兩情相背、家門不正,故伍子胥有『君欺其臣,父欺其子』之語。
 支上神申乘螣蛇勊干,主有殺身之禍;
 螣蛇陰神辰乘玄武,必有欺瞞,去而必凶,當遭謀害。
 河魁戌加干發用成斬關課,將逢六合,只利逃亡。
 傳見白虎驛馬,六合爲私門,主隱匿潛藏,逃亡出行有如神助,永不獲矣。
 後伍子胥亡命逃至吳國,助闔閭吳王僚
 闔閭爲王,伍子胥將兵復仇,與孫武大破楚軍,攻入楚國國都,楚國幾乎被滅;
 伍子胥楚平王之墓,鞭其屍三百。
  
 觀伍子胥之占課,確信非尋常撰書者所能僞造。
 歷史上伍子胥可能確實有此占課,趙曄據史書照錄,或許此類史書早已佚亡而不存。
 若無此占課,那麼作者趙曄亦必是精於六壬者;
 不然,他不可能虛構出一個惟妙惟肖的課式。
 以六壬判斷思路推論,此課不但深符六壬課義,且與實際事件之發展相吻合,奇哉。」
  (鬼道注:《爾雅.釋詁》云:「蕪,豐也。」,注文曰豐盛也。
        《說文解字》云:「荒,蕪也;从艸㠩聲,一曰艸淹地也。」
       唐宋元明清六壬古書立名蕪淫,字義蕪淫是謂交媾盛雜,誤!!!
       《玉衡經.第六》云:
       「陽不與陰合,陰不與陽親,三言相得如往比焉,
        法曰:『無婬無婬,姦生其中。』」
        注曰:「假令正月甲子時加卯,甲者陽爲夫,子陰爲婦;
            河魁臨甲,傳送加子,
            甲欲從子畏傳送金,子欲從甲畏河魁土,故不相親。」
       無婬課,夫婦不交媾,故言姦生其中。)

 

 生爲華夏子孫,若看不懂祖宗文獻,這是否很悲哀?
 古之典籍多佚文,其因無非戰亂而焚毁散落,
 後人看不懂前人文獻大多因爲古籍某處章節嚴重脫字。
 更遺憾的是找不到相關文獻校勘原文,有許多古術語百思不得其解。
 古之典籍有不少參雜一些五行學與星占術語,
 鬼道不是說須百分百看得懂古籍所言,問題是今人看得懂幾分?
 一成? 二成? 三成? 四成? 五成? 六成?
 去弄一段《吳越春秋》占課原文請敎您孩子的中學漢語老師,
 八九不離十,中學漢語老師敷衍了事喝茶去...
  
 壬占是爲華夏術數精華,其理出自五行學,
 去看《尚書》就知華夏祖宗言施政論人倫不離五行學。
 五行學是華夏文化之根,一脈相承。
 若看不懂五行學,試問又如何看得懂祖宗留下來的文獻?
 西元1799年,拿破崙佔領埃及,法軍在埃及搞地基工程,
 不意挖得一大黑石,今名羅塞塔石碑,Rosetta Stone。
 近代西方攷古學者得以破解黑石上刻文,失傳千年古埃及象形文字之字義終於見光。
 多麽可悲今之埃及人須依靠西方文明來理解自己祖宗的言語!?
 此石碑製於西元前BC196年。
 孔子老哥生在東周,春秋末期魯國人也,那是西元前BC500多年也。
 看得懂《禮記》嗎? 須依靠異族文明來幫咱們解讀自己祖宗的言語嗎?
 同是古文明,今之希臘恰似華夏文明,不須依靠異族文明來幫自己解讀古希臘文。
 試問不知自己根在哪的民族還有靈魂嗎!?
 陳劒先生引古文談六壬占課是幫忙那些看不懂古籍所言術數章節的讀者,
 那些術語不是您去漢語師訓學院攷文憑當老師就可讀通古文的術語
 古漢書典籍牽涉不少五行學,漢語師訓學院可有敎導印綬、食神、傷官!?
 鬼道是認爲陳劒先生寫古課考證最值得尊重。

 

 不過... 鬼道又有話說... 
 陳劒先生謂此《吳越春秋》占課該是用丑神大吉布課,鬼道有異見...
 先聲明
 陳劒先生習六壬是前輩今已是中國六壬泰斗權威
 鬼道習六壬學歷不足三年是後輩只是年紀有些老
 今還是在大馬某山上種番薯食野菜喝黑狗啤等待歸土小老頭
 陳劒先生之六壬學術根基深厚,鬼道與比之是天淵之別,慚愧慚愧... 
 然,鬼道認爲趙曄老哥著此占課非是陳劒先生所言尒。
 咱們先看原文。

 

《吳越春秋.王僚使公子光傳》:
「【五年】 楚之亡臣伍子胥來奔吳。
      伍子胥者楚人也,名;員父、兄
       
      其前名曰伍舉,以直諫事楚莊王
      王即位三年不聽國政,沉湎於酒,淫於聲色,
      左手擁秦姬,右手抱越女,身坐鐘鼓之間而令曰:『有敢諫者,死!』
      於是伍舉進諫,曰:『有一大鳥集楚國之庭,三年不飛亦不鳴,此何鳥也?』
      於是莊王曰:『此鳥不飛,飛則衝天;不鳴,鳴則驚人。』
      伍舉曰:『不飛不鳴將爲射者所圖,絃矢卒發,豈得衝天而驚人乎?』
      於是莊王棄其秦姬、越女,罷鐘鼓之樂,用孫叔敖任以國政,
      遂霸天下威伏諸侯
      莊王卒,靈王立。
      建章華之臺與登焉,靈王曰:『臺美。』
      伍舉曰:『臣聞國君服寵以爲美、安民以爲樂、克聽以爲聰、致遠以爲明;
           不聞以土木之崇高、蟲鏤之刻畫、金石之清音、絲竹之淒唳以之爲美。
           前莊王爲匏居之臺高不過望國氛、大不過容宴豆、木不妨守備、
           用不煩官府,民不敗時務,官不易朝常,今君爲此臺七年國人怨焉;
           財用盡焉,年榖敗焉,百姓煩焉。
           諸侯忿怨,卿士訕謗,豈前王之所盛、人君之美者耶?
           臣誠愚不知所謂也。』
      靈王即除工去飾,不遊於臺;由是伍氏三世爲楚忠臣
       
      楚平王有太子名平王伍奢爲太子太傅,費無極爲少傅。
      平王使無極爲太子娶於秦,秦女美容。
      無極平王,曰:『秦女天下無雙,王可自取。』
      遂納秦女爲夫人而幸愛之生子而更爲太子娶齊女
      無極因去太子而事平王,深念平王一旦卒而太子立,當害己也;
      乃復讒太子蔡氏無寵,乃使太子守城父,備邊兵。
      頃之,無極日夜言太子之短,曰:
     『太子以秦女之故不能無怨望之心,願王自備;
      太子居城父,將兵外交諸侯將入爲亂。』
      平王乃召伍奢而按問之,無極之讒因,諫之曰:
     『王獨奈何以讒賊小臣而疎骨肉乎?』
      無極承宴復言,曰:『王今不制,其事成矣,王且見擒。』
      平王大怒,因囚伍奢,而使城父司馬奮揚往殺太子。
      奮揚使人前告太子急去不然將誅
      三月太子奔宋
      無極復言平王,曰:『伍奢有二子皆賢,不誅且爲楚憂,可以其父爲質而召之。』
      使使謂,曰:『能致二子則生,不然則死。』
      伍奢曰:『臣有二子,長曰、少曰
           爲人慈溫仁信,若聞臣召輒來;
           爲人少好於文,長習於武,文治邦國,武定天下,執綱守戾,
           蒙垢受恥,雖冤不爭,能成大事,此前知之士安可致耶?』
      平王伍奢之譽二子,即遣使者駕駟馬封函印綬往許召子尚子胥,令曰:
     『賀二子,父以忠信慈仁去難就免,平王內慚囚繫忠臣、外愧諸侯之恥,
      反遇奢爲國相,封二子爲侯,賜鴻都侯、賜蓋侯。
      相去不遠三百餘里,久囚繫,憂思二子,故遣臣來奉進印綬。』
       曰:『父繫三年,中心切怛,食不甘味,嘗苦飢渴,晝夜感思,
           憂父不活惟父獲免,何敢貪印綬哉?』
      使者曰:『父囚三年,王今幸赦,無以賞賜,封二子爲侯,一言當至何所陳哉?』
      乃入報子胥,曰:『父幸免死,二子爲侯,使者在門,兼封印綬,汝可見使?』
      子胥曰:『尚且安坐,爲兄卦之。
           今日甲子時加於巳支傷日下氣不相受
           君欺其臣父欺其子今往方死何侯之有?』
       曰:『豈貪於侯? 思見父尒,一面而別,雖死而生!』
      子胥曰:『尚且無往,父當我活,楚畏我勇,勢不敢殺,兄若誤往,必死不脫。』
       曰:『父子之愛,恩從中出,徼倖相見,以自濟達。』
      於是子胥歎,曰:『與父俱誅,何明於世,冤讎不除,恥辱日大,
               尚從是往,我從是決。』
      泣曰:『吾之生也爲世所笑,終老地上而亦何之?
           不能報仇,畢爲廢物!
           汝懷文武,勇於策謀,父兄之讎,汝可復也。
           吾如得返是天祐之,其遂沈埋亦吾所喜。』
       曰:『且行矣,吾去不顧,勿使臨難雖悔何追!』
      旋泣辭行,與使俱往。
      楚得子尚,執而囚之,復遣追捕子胥
      乃貫弓執矢去楚,楚追之,見其,曰:『亡矣,去三百里。』
      使者追及無人之野,乃張弓布矢欲害使者,使者俯伏而走。
       曰:『報汝平王,欲國不滅,釋吾父兄,若不爾者,楚爲墟矣。』
      使返報平王聞之即發大軍追子胥至江,失其所在,不獲而返。
      行至大江,仰天行哭林澤之中,言:
     『楚王無道殺吾父兄願吾因於諸侯以報讎矣。』
      聞太子在宋,欲往之。
      伍奢初聞子胥之亡,曰:『楚之君臣且苦兵矣。』
      至楚就父,俱戮於市。」

 

 趙曄老哥著《吳越春秋》是以書寫小說的方式編故事談正史
 此章節言伍子胥之悲慘家變。
 曾祖父伍參、祖父伍舉,楚之重臣,皆助楚莊王成春秋五霸之一。
 哪知楚國傳至楚平王,一位昏君,加遇佞臣費無極,搞得顯赫望族家破人亡。
 事起因昏君楚平王貪戀美色搶子之媳婦,荒唐事蔓延至伍家,由此楚國種下禍根。
 後伍子胥破楚掘墳鞭屍,楚國由春秋五霸落難至諸候笑話
 楚人恨之,終楚令尹囊瓦費無極將之滅族
 囊瓦本也是狠角色,費無極之同黨也。
 楚敗,囊瓦逃至鄭國,伍子胥知悉;
 鄭定公懼吳軍,終逼囊瓦自盡,鄭獻囊瓦屍給吳軍。
 
 鬼道能理解有不少人讀古漢文會覺得很辛苦。
 不難,先以顏色凸顯名詞與重點,英語即Highlight,
 只有如此才能看得清楚文中所言,久而久之習慣了您讀古漢文根本就不需標點符號,
 因爲您腦袋自然而然知何時斷句!
 不談其他,鬼道本意是要弄明白此章節之占課。
   
   1. 言:「平王大怒,因囚伍奢,而使城父司馬奮揚往殺太子。
         奮揚使人前告太子急去,不然將誅。
         三月,太子奔宋。」
      城父司馬奮揚老哥不想幹損喪天良之事
      叫人打小報告催促太子速逃離楚境;
      三月,太子逃命去宋國也。
  
   2. 言:「今日甲子,時加於巳,支傷日下,氣不相受。
         君欺其臣,父欺其子,今往方死,何侯之有?」
      楚平王又令使者假言釋伍奢,於子則兄弟封侯,
      實欲滅後患殺伍家後人。
      此章節之占課有日辰有加時無立月
  
 陳劒先生斷言月神爲丑神大吉此說是謂課在辜月
 太子奔宋在三月,伍子尚、伍子胥兄弟見楚使在辜月,
 這時間相隔是否離得太遠啦
 可否推敲遠去幾乎1950年前,趙曄老哥內心是想該如何安排此占課
 趙曄老哥是依正史編故事,咱們何不也來查正史?

 

 《左傳.昭公》:
「  【二十年】
  春,王正月。
  夏,曹公孫會自鄸出奔宋。
  秋,盜殺衛侯之兄縶。
  冬,十月,宋,華亥向寧、華定出奔陳。
    十有一月辛卯,蔡侯盧卒。
  
 二十年,春,王二月己丑,日南至。
 梓慎望氛,曰:『今茲宋有亂,國幾亡,三年而後弭,蔡有大喪。』
  叔孫昭子曰:『然則戴、桓也,汏侈無禮已甚,亂所在也。』
  
 費無極言於楚子,曰:『建與伍奢將以方城之外叛,自以爲猶宋、鄭也。
            齊、晉又交輔之,將以害楚,其事集矣。』
 王信之,問伍奢。
 伍奢對曰:『君一過多矣,何信於讒?』
 王執伍奢使城父司馬奮揚殺大子未至而使遣之
 三月大子建奔宋
 王召奮揚,奮揚使城父人執己以至。
 王曰:『言出于余口,入於爾耳,誰告建也?』
 對曰:『臣告之。
     君王命臣曰事建如事余,臣不佞,不能苟貳。
     奉初以還,不忍後命故遣之,既而悔之亦無及已。』
 王曰:『而敢來,何也?』
 對曰:『使而失命,召而不來是再奸也,逃無所入!』
 王曰:『歸,從政如他日。』
 無極曰:『奢之子材若在吳必憂楚國盍以免其父召之
      彼仁必來不然將爲患。』
 王使召之:『吾免而父。』
  棠君謂其弟曰:
 『爾適吳,我將歸死。
  吾知不逮,我能死,爾能報。
  聞免父之命不可以莫之奔也,親戚爲戮不可以莫之報也。
  奔死免父,孝也;度功而行,仁也;擇任而往,知也;知死不辟,勇也。
  父不可棄,名不可廢,爾其勉之,相從爲愈。』
 伍尚歸,聞員不來,曰:『楚君、大夫,其旰食乎? 楚人皆殺之!』
 如吳,言伐楚之利於州于。
 公子光曰:『是宗爲戮而欲反其讎,不可從也。』
 曰:『彼將有他志,余姑爲之求士而鄙以待之。』,乃見鱄設諸焉而耕於鄙。
  
 宋元公無信多私而惡華、向。
 華定、華亥與向寧謀,曰:『亡愈於死先諸?』
 華亥僞有疾以誘群公子,公子問之,則執之。
 六月丙申
 殺公子寅、公子御戎、公子朱、公子固、公孫援、公孫丁,拘向勝、向行於其廩。
 公如華氏請焉,弗許,遂刼之。
 癸卯;取大子欒與母弟辰、公子地以爲質。
    公亦取華亥之子無慼、向寧之子羅、華定之子啟與華氏盟以爲質。
 ......」

 

 依據《左傳》紀載,春二月,楚平王執伍奢,又欲害太子建。
 城父司馬奮揚不願殺太子建,暗遣使通風報訊,終太子建三月脫險離楚境奔宋。
 以理言之獲悉父被冤繫伍家兄弟子尚子胥必也同時逃命
《左傳》紀載宋元公之事在夏六月,談宋元公之前,伍子胥已身入吳境。
 員,即伍員,伍員即伍子胥;州于即吳王僚。
 言伐楚之利於州于故知楚平王差遣使者見伍家兄弟只可能是期在四月或五月
《吳越春秋》云:
「 尚曰:『父繫三年,中心切怛,食不甘味,嘗苦飢渴,晝夜感思,
      憂父不活惟父獲免,何敢貪印綬哉?』
 使者曰:『父囚三年,王今幸赦,無以賞賜,封二子爲侯,一言當至何所陳哉?』」
 哪來三年??? 
《左傳》明言伍子尚隨使者歸楚,是逃命在外兩個月終歸楚
 由此可知趙曄老哥加油加料編故事!!! 
《吳越春秋》是依正史編寫,故知趙曄老哥本意此占課不離四月五月

 

   天
   一

   螣
   蛇

   朱
   雀

   六
   合

   天
   后

     勾
   陳

   大
   陰

   青
   龍

   玄
   武

   太
   常

   白
   虎

   天
   空































初傳:財 戊辰 玄武
中傳:子 庚午 天后
末傳:官 壬申 螣蛇

 

 四月、五月,哪一是趙曄老哥內心所思
 當然是五月,且容鬼道細說其因...
  
   子胥曰:「尚且安坐,爲兄卦之。
        今日甲子,時加於巳,支傷日下,氣不相受。
        君欺其臣父欺其子今往方死,何侯之有?」
  
 咱先以五月排此占課。
 五月甲子時加隅中,巳時即隅中。
 五月屬午,午與未合,日月會於鶉首之次也;鶉首,未也。
 五月以未神小吉爲月神,課以未神小吉加地盤巳,順布天神。
 唐宋元明清六壬法多以星出星沒布天將陰陽,漢代壬占則非,
 趙曄老哥該是依漢代壬占布天將陰陽,子至巳爲陽、午至亥爲陰。
 隅中用陽,日辰甲子,故陽則小吉與天一幷,陽者天將順布。
 第一課,天罡臨甲,天罡爲辰土,甲爲木,下勊上也。
 第三課,功曹臨子,功曹爲寅木,子爲水,無勊也。
 第二課,勝先爲天罡之陰,勝先臨辰,勝先爲午火,辰爲土,無勊也。
 第四課,天罡爲功曹之陰,天罡臨寅,天罡爲辰土,寅爲木,下勊上也。
 第三課、第二課,皆無剋;第一課、第四課,皆同一神而下勊上。
 此局理然以天罡爲發用。
 初傳辰神天罡與玄武幷而臨寅,
 中傳午神勝先與天后幷而臨辰,
 末傳申神傳送與螣蛇幷而臨午。
  (鬼道注:《吳越春秋》有二課,甲、戊二干其陽順天一乘大吉,誤。
        趙曄老哥如此言甲、戊二干,可見東漢初布天將已生亂象。
        漢後又搞出先天坤後天坤推天一陰陽,火上加油也!
        壬占布天將:
                陽順  陰逆
           甲、戊  小吉  大吉
             庚  大吉  小吉
           丙、丁  徵明  從魁
           乙、己  神后  傳送
           壬、癸  太一  太衝
             辛  勝先  功曹
        
       《金匱經》有甲課陰逆天一乘大吉,其注文無誤矣。
        推天一陰陽出自天德,即所謂正月丁、二月坤、三月壬之類,
        非是啥先天坤後天坤,鬼道會在俺五行課作解。)

 

 再續...   































初傳:財 戊辰 玄武
中傳:子 庚午 天后
末傳:官 壬申 螣蛇

 《玉衡經》云:
 「第八經曰:『辰勊其日,下勊上是謂亂首,必將害老者也。』
  注文:辰剋日者,諸伐日,日自臨其辰也。
     假令今日: 甲申,功曹挾甲加申
           乙酉,太衝挾乙加酉
           丙子,太一挾丙加子..云云...」
 《玉衡經》第八是談亂首課。
  子生母曰義,子水生甲木,日辰甲子是爲義日也。
  日辰甲子非是伐日,無關亂首課,因何鬼道引第八經???
 《吳越春秋》占課不多,惟言課經引《金匱》、《玉門》,
  故知趙曄老哥據此二經演繹壬占
  後世流傳《黃帝金匱玉衡經》,《玉衡經》前身該是《玉門經》,
  今人所見《金匱經》、《玉衡經》即趙曄老哥引言。

 

  占君臣,以日爲君、辰爲臣。
  日辰甲子,甲爲日、子爲辰,
  故占君臣以第一課地盤甲爲君、第三課地盤子爲臣
  第一課,君上神辰神天罡;第三課,臣上神寅神功曹。
     
    子胥曰:「尚且安坐,爲兄卦之。
         今日甲子,時加於巳,支傷日下,氣不相受。
         君欺其臣父欺其子今往方死,何侯之有?」
   
  臣上神寅神功曹,寅從甲,功曹挾甲加子,君臨臣也。
  趙曄老哥明言支傷日下咱們怎可漏略此話隱意???
  君欺其臣父欺其子,此言單向日欺辰,無言辰欺日。
  君上神辰神天罡,辰爲水獄,子水之墓也,臣往見君,故言今往方死
  君臨臣,君上神臣之墓,君害臣也!

 

























 
 
 
 


初傳:財 孤戌 六合
中傳:子 庚午 天后
末傳:兄 丙寅 白虎

 《玉衡經》云:
 「第六經曰:『陽不與陰合,陰不與陽親,三言相得如往比焉,
        法曰:無婬無婬,姦生其中。』
  注文:假令正月甲子時加卯,甲者陽爲夫,子陰爲婦。
     河魁臨甲,傳送加子;
     甲欲從子傳送金子欲從甲河魁土,故不相親。」
 《玉衡經》第六是談無婬課。
  日辰甲子,注文以日爲夫、辰爲婦。
  陳劒先生謂以無婬課占君臣,故依理以日爲君、辰爲臣。
  日辰甲子,甲爲日、子爲辰,
  故占君臣以第一課地盤甲爲君、第三課地盤子爲臣。
  第一課,君上神戌神河魁;第三課,臣上神申神傳送。
  陳劒先生所言課體無異與《玉衡經》

 

    子胥曰:「尚且安坐,爲兄卦之。
         今日甲子,時加於巳,支傷日下,氣不相受。
         君欺其臣父欺其子今往方死,何侯之有?」

 

  君欺其臣父欺其子,此言單向日欺辰;
  然無婬課是爲雙向,甲欲從子畏傳送金,子欲從甲畏河魁土,是君臣互疑互謀。
  支傷日下,支是言辰、是言子、是言臣;
  臣上神申神傳送,申從庚,傳送挾庚加子,子上非甲,臣上非君,奚言支傷日下!?

 

 遁甲根在北斗九星,太乙根在氣數,星占根在二十八宿,紫微斗數根在建除術加五星。
 壬占不是遁甲、太乙、星占、斗數,壬占根在五行,最講究五行學理。
 壬占立課簡單,其五行生勊立課取用街邊賣膏藥羊嫂貓叔狗姨豬哥都看得懂
  
 壬占解課則非... 
 解課:首重課體,次重五行休王,三重親疏,四重發用,五重三傳天將。
    若過五關還是不明,這才引神煞論吉凶。
 趙曄老哥編故事言占象根本就是在談課體!

 

 攷古課終...   

1

評分人數

    • awei0: 辛苦!!!威望 + 1 網幣 + 3000
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網站點擊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