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34806 查看 / 46 回覆 發帖
《六壬大全》收集的兵占。

 出師擇吉第五:

 擇吉天罡加月建,看其神覆用其軍,
 歲對登明神後下,歲 ...
鬼衣行道 發表於 2013-7-6 19:42


鬼道兄好,

兄引为六壬大全出师,择吉, 为郭氏所订定,在择日出师时用天罡加月建来找吉日。这是用六壬法来找吉日。如丑临之日为吉, 戍临之支为破日,等等。

后在解析时郭引别论云: 广本云,大吉(天仓)正月加寅。两者明显有别。

郭氏成书在清康熙年间, 为明清之作, 当时用寅为正月已久, 用寅不为奇, 用之来引证汉前正月寅或建丑, 建子, 意义不大。

六壬作法, 各师不同, 取择吉出师就有郭本之法和广本之法的不同了。 这也很普遍。

淺见。
1

評分人數

回復 16# doggyww
 謝謝doggyww 兄頂帖... 
 
 大清孫星衍老哥考證黄帝五書謂《黄帝龍首經》出自大唐王瓘老哥之手。
《黃帝金匱玉衡經》亦同,然... 《黄帝龍首經》的注文... !!!
 鬼道猜,若無誤,《黄帝龍首經》岀書在東漢時期。
 天罡,即斗杓
《鶡冠子》云:
斗杓東指,天下皆春;斗杓南指,天下皆夏;斗杓西指,天下皆秋;斗杓北指,天下皆冬。」
《淮南子‧天文訓》云:
斗杓小歲正月建寅,月從左行十二辰。
 咸池太歲,二月建卯,月從右行四仲,終而複始。」
 鬼道注:咸池,不是後人所言的太歲,應該改稱
     小歲大歲,即小時大時,即大家今時還搞不清楚的馬王堆帛書小遊大遊系統。
 
 習術數者都應該知道月建斗杓... 
《黄帝龍首經》注文簡直是害死後世迷信兵占迷信風水搞擇吉混蛋

 咱們來分解《黄帝龍首經》的月建擇吉方式。
 參照【第一經】與【第二經】,月建為大吉,月建為小吉
 

正月建寅,月為陽,大吉臨寅,天罡臨
二月建卯,月為陰,小吉臨卯,天罡臨
三月建辰,月為陽,大吉臨辰,天罡臨
四月建巳,月為陰,小吉臨巳,天罡臨
五月建午,月為陽,大吉臨午,天罡臨
六月建未,月為陰,小吉臨未,天罡臨
七月建申,月為陽,大吉臨申,天罡臨
八月建酉,月為陰,小吉臨酉,天罡臨
九月建戌,月為陽,大吉臨戌,天罡臨
十月建亥,月為陰,小吉臨亥,天罡臨
辜月建子,月為陽,大吉臨子,天罡臨
臘月建丑,月為陰,小吉臨丑,天罡臨


 
 再比較《六壬大全》收集的另一個兵占。
 用天魁一詞,是後期的六壬法,其法不論月建陰陽,都以大吉為用:
 

正月建寅,月為陽,大吉臨寅,天罡臨
二月建卯,月為陰,大吉臨卯,天罡臨
三月建辰,月為陽,大吉臨辰,天罡臨
四月建巳,月為陰,大吉臨巳,天罡臨
五月建午,月為陽,大吉臨午,天罡臨
六月建未,月為陰,大吉臨未,天罡臨
七月建申,月為陽,大吉臨申,天罡臨
八月建酉,月為陰,大吉臨酉,天罡臨
九月建戌,月為陽,大吉臨戌,天罡臨
十月建亥,月為陰,大吉臨亥,天罡臨
辜月建子,月為陽,大吉臨子,天罡臨
臘月建丑,月為陰,大吉臨丑,天罡臨


1

評分人數

    • awei0: 收藏学习!!網幣 + 30000
回復 23# 鬼衣行道

先生保重身体。。。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黃帝授三子玄女經》言:
「天一所在:
 甲戊庚,旦大吉,夕小吉;
 乙己,晝神后,夜傳送;
 丙丁,旦登明,暮從魁;
 六辛,晝勝先,夜功曹;
 壬癸,晝太一,夜太衝。」
 
 出土六朝時代銅制六壬式盤背面一段文字,言:
「天一居在東,在西南爲前;在南,在北東爲前。
 甲戊庚,旦大吉,暮小吉;
 乙己,旦神后,暮傳送;
 丙丁,旦徵明,暮從魁;
 六辛,旦勝先,暮功曹;
 壬癸,旦太一,暮太衝。」
 
 天一古訣... 《五行大義》如此說... 《六壬心鏡》如此說...
 看過《黄帝龍首經》、《黃帝金匱玉衡經》...
 又看了一堆先天坤後天坤唐宋元明清車大炮陰貴陽貴真訣...
 陰貴陽貴,很亂很亂,有壬癸,旦太衝,暮太一...種種種種...
 又有丙丁互位,壬癸互位...等等等等...
《黃帝授三子玄女經》、《黄帝龍首經》、《黃帝金匱玉衡經》三書文中多漢代用詞,
 可以推論,東漢時代陰貴陽貴就開始產生亂象。
 陰貴陽貴邏輯,真的是解不開的謎嗎???
 鬼道花了二十一年慢慢推敲,幾乎近1900年的謎已經不再是謎...
 該感謝鄭玄老哥...
 
《易緯乾坤鑿度‧鄭玄老哥注》云:
「乾爲天門,聖人畫乾爲天門,萬靈朝會眾生成。
 其勢高遠重,三三而九,九爲陽德之數,亦爲天德。
 天德兼坤數之成也,成而後有九。
《萬形經》曰:『天門闢元氣,易始於乾也。』
 
 坤爲人門,聖人畫坤爲人門,萬物蠢然俱受蔭育,象以準此。
 坤能德厚,迷遠含和,萬靈資育人倫,人之法用,萬門起於地利,故曰人門。
 其德廣厚,迷體無首,故名無疆。
 數生而六,六者純陰,懷剛殺德配在天;坤形無德,下從其上,故曰順承者也。
 
 巽爲風門,亦爲地戶。聖人曰:『乾坤成氣,風行天地,運動由風氣成也。』
 上陽下陰,順體入也,能入萬物,成萬物,扶天地,生散萬物。
 風以性者,聖人居天地之間,性秉陰陽之道;風爲性體,因風正聖人性焉。
《萬形經》曰:『二陽一陰無形道也。』
 風之發洩由地出處,故曰地戶;戶者,牖戶通天地之元氣,天地不通萬物不蕃。
 
 艮爲鬼冥門,上聖曰:『一陽二陰,物之生於冥昧,氣之起於幽蔽。』
《地形經》曰:『山者艮也,地土之餘,積陽成體;石亦通氣,萬靈所止,起於冥門。』
 言鬼其歸也,眾物歸於艮,艮者止也,止宿諸物;大齊而出,出後至於呂申。
 艮靜如冥暗,不顯其路,故曰鬼門。」

 

 清代兪正燮老哥著《癸巳類稿.卷十.六壬古式考》云:
「《太白陰經》云:『凡星沒爲旦星出爲暮。』是也。
 《吴越春秋》二月甲戌時加雞鳴占青龍臨酉,
 云在《玉門.第九》,則河魁加丑、天一在丑臨辰。
 雞鳴不得用旦治或以子至巳爲陽午至亥爲陰
 此宋以後說,天一言旦夕晝夜治,不聞以陰陽治,青龍臨酉定是誤也。」
 此說實耶,天未見光用陽貴,《吴越春秋》該是以子至巳爲陽、午至亥爲陰。
 趙曄老哥所用之天將順逆非是以日之旦暮爲分界。
 暫且不論壬占天將順逆該以哪一法爲準,咱們先看看《吴越春秋》原文。

 

《勾踐入臣外傳》:
「越王聞之,召范蠡告之曰:「孤聞於外,心獨喜之,又恐其不卒也。」
 范蠡曰:『大王安心,事將有意在《玉門》第一。
      今年十二月戊寅之日時加日出
      戊,囚日也,寅,陰後之辰也,合庚辰歲後會也。
      夫以戊寅日聞喜,不以其罪罰日也,時加卯而賊戊,功曹爲螣蛇而臨戊!
      謀利事在青龍,青龍在勝先而臨酉,死氣也。
      而剋,寅是時剋其日,用又助之,所求之事上下有憂,
      此豈非天網四張,萬物盡傷者乎? 王何喜焉?』」
 
《勾踐入臣外傳》:
「子胥曰:『何大王之言反也? 夫虎之卑勢將以有擊也,狸之卑身將求所取也。
      雉以眩移拘於網,魚以有悅死於餌;
      且大王初臨政負《玉門》之第九,誡事之敗,無咎矣。
      今年二月甲戌時加雞鳴; (傳鈔訛誤今見三月甲戌非是。)
      甲戌,歲位之會將也,青龍在酉,德在上,刑在金,是日賊其德也。
      知父將有不順之子,君有逆節之臣。』」
 
《夫差內傳》:
「伍子胥聞之,諫曰:『臣聞興十萬之眾奉師千里,百姓之費,國家之出日數千金;
           不念士民之死而爭一日之勝,臣以爲危國亡身之甚。
           且與賊居不知其禍,外復求怨,徼幸他國,
           猶治救瘑疥而棄心腹之疾,發當死矣。
           瘑疥,皮膚之疾不足患也。
           今齊陵遲千里之外,更歷楚趙之界;
           齊爲疾,其疥耳,越之爲病,乃心腹也。
           不發則傷,動則有死,願大王定越而後圖齊。
           臣之言決矣,敢不盡忠?
           臣今年老,耳目不聰,以狂惑之心無能益國。
           竊觀《金匱》第八,其可傷也。』
      吳王曰:『何謂也?』
      子胥曰:『今年七月辛亥平旦,大王以首事;
           辛,歲位也,亥,陰前之辰也,合壬子歲前合也。
           利以行武,武決勝矣,然德在合,斗擊丑。
           丑,辛之本也,大吉爲白虎而臨辛,功曹爲太常所臨亥,
           大吉得辛爲九醜又與白虎幷重。
           有人若以此首事,前雖小勝後必大敗,天地行殃,禍不久矣。』」

 

 十二月戊寅時加日出,二月甲戌時加雞鳴,七月辛亥時加平旦;
 吴地江蘇,考其歲中日出日落,三占課皆天未見光,
 排盤天將順行,兪正燮老哥所言實矣。
 今以子至巳爲陽午至亥爲陰爲準,考證《吴越春秋》裡頭一個謎,
 一千八百年以上的謎最令今時六壬占課大師雞飛狗跳心癢癢的謎!!!

 

《六壬心鏡.釋課元微門》云:
「八專之課號蕪淫,(鬼道注:因爲寄干,日辰同位有五;甲寅、丁未、己未、庚申、癸丑。)
 有剋比竝涉害深,(鬼道注:先依有入取剋法,若不入不依遙剋或昴星取法,另議。)
 無剋須當逆順數,(鬼道注:不入,取課有順逆。)
 數時仍複看陽陰,(鬼道注:順逆依日辰剛柔。)
 剛日便從陽順數,(鬼道注:第一課地盤爲日,剛日從第一課上神順數。)
 柔日還從陰逆行,(鬼道注:第三課地盤爲辰,柔日從第四課上神逆數,此上神乃第三課上神之陰也。)
 皆數三神爲發用,(鬼道注:剛日第一課上神起順數三神爲發用,柔日第四課上神起逆數三神爲發用。)
 中末日上合天心,(鬼道注:不論剛日或柔日,中末皆同,中傳是第一課上神,末傳亦第一課上神。)
 有時數到日辰上
 三傳飛散莫重臨
 正月己未酉時用
 此卦占之難可尋。」
 此八專歌訣最後四句是談獨足課,與排盤無關。
《六壬心鏡》所言少有異說,或許此亦與《玉歷》同源。
 鬼道且談談其八專課取法。

 
















 




































 

 
 

 
 

 
 

 
 

 
 

 

 

 干爲陽,所寄之支亦陽,干爲陰,所寄之支亦陰,必是八專。
 甲寅、丁未、庚申、癸丑主八專。
 傳統排盤,土只寄火,故戊寄丙、己寄丁;己用未,故己未亦主八專。
 排四課,第一課與第二課屬大陽,第三課與第四課屬大陰;
 日辰甲寅、丁未、己未、庚申、癸丑,大陽上二神與大陰上二神必重疊。
 假令四月甲寅時加日入,酉時即日入;申神傳送爲月神,以傳送加酉。
 第一課,大吉臨甲,大吉爲丑土,甲爲木,下剋上也。
 第三課,大吉臨寅,大吉爲丑土,寅爲木,下剋上也。
 第二課,神后爲大吉之陰,神后臨丑,神后爲子水,丑爲土,下剋上也。
 第四課,神后爲大吉之陰,神后臨丑,神后爲子水,丑爲土,下剋上也。
 大陽第一課上神爲丑神大吉、第二課上神爲子神神后;
 大陰第三課上神爲丑神大吉、第四課上神爲子神神后。
 此是八專,依《六壬心鏡》法門,得四下剋上,取日比:
 日辰甲寅,剛日也,支干相配有甲子無甲丑,故以子神神后爲發用。
 第二課、第四課,上神皆子神神后,壬占術語謂:「一神有二從。」
 初傳子神神后臨丑;
 中傳亥神徵明臨子;
 末傳戌神河魁臨亥。

 
















 




































 

 
 

 
 

 
 

 
 

 
 

 

 

 假令十月甲寅時加黃昏,戌時即黃昏;寅神功曹爲月神,以功曹加戌。
 第一課,勝先臨甲,勝先爲午火,甲爲木,無剋也。
 第三課,勝先臨寅,勝先爲午火,寅爲木,無剋也。
 第二課,河魁爲勝先之陰,河魁臨午,河魁爲戌土,午爲火,無剋也。
 第四課,河魁爲勝先之陰,河魁臨午,河魁爲戌土,午爲火,無剋也。
 大陽第一課上神爲午神勝先、第二課上神爲戌神河魁;
 大陰第三課上神爲午神勝先、第四課上神爲戌神河魁。
 此是八專,依《六壬心鏡》法門,四皆無剋,不入也此不得依遙剋或昴星取發用
 日辰甲寅,剛日也,從第一課上神始順數三神;
 第一課上神爲午神勝先,順數則神勝先、神小吉、神傳送,故傳送是爲發用。
 中傳、末傳皆用第一課上神,故占課三傳爲:
 初傳申神傳送臨辰;
 中傳午神勝先臨寅;
 末傳午神勝先臨寅。

 
















 




































 

 
 

 
 

 
 

 
 

 
 

 

 

 假令五月丁未時加平旦,寅時即平旦;未神小吉爲月神,以小吉加寅。
 第一課,神后臨丁,神后爲子水,丁爲火,上剋下也。
 第三課,神后臨未,神后爲子水,未爲土,下剋上也。
 第二課,太一爲神后之陰,太一臨子,太一爲巳火,子爲水,下剋上也。
 第四課,太一爲神后之陰,太一臨子,太一爲巳火,子爲水,下剋上也。
 大陽第一課上神爲子神神后、第二課上神爲巳神太一;
 大陰第三課上神爲子神神后、第四課上神爲巳神太一。
 此是八專,依《六壬心鏡》法門,得一上剋下,又三下剋上;
 逆者剋重,下剋上爲先,然下剋上有三,取日比:
 日辰丁未,柔日也,支干相配有丁巳無丁子,故以巳神太一爲發用。
 第二課、第四課,上神皆巳神太一,壬占術語謂:「一神有二從。」
 初傳巳神太一臨子;
 中傳戌神河魁臨巳;
 末傳卯神太衝臨戌。

 
















 




































 

 
 

 
 

 
 

 
 

 
 

 

 

 假令三月丁未時加人定,亥時即人定;酉神從魁爲月神,以從魁加亥。
 第一課,太一臨丁,太一爲巳火,丁爲火,無剋也。
 第三課,太一臨未,太一爲巳火,未爲土,無剋也。
 第二課,太衝爲太一之陰,太衝臨巳,太衝爲卯木,巳爲火,無剋也。
 第四課,太衝爲太一之陰,太衝臨巳,太衝爲卯木,巳爲火,無剋也。
 大陽第一課上神爲巳神太一、第二課上神爲卯神太衝;
 大陰第三課上神爲巳神太一、第四課上神爲卯神太衝。
 此是八專,依《六壬心鏡》法門,四皆無剋,不入也此不得依遙剋或昴星取發用
 日辰丁未,柔日也,從第四課上神始逆數三神;
 第四課上神爲卯神太衝,逆數則神太衝、神功曹、神大吉,故大吉是爲發用。
 中傳、末傳皆用第一課上神,故占課三傳爲:
 初傳丑神大吉臨卯;
 中傳巳神太一臨未;
 末傳巳神太一臨未。

 
















 




































 

 
 

 
 

 
 

 
 

 
 

 

 

 且談《六壬心鏡》八專歌訣最後四句所言獨足課,
 占課正月己未時加日入,酉時即日入;亥神徵明爲月神,以徵明加酉。
 第一課,從魁臨己,從魁爲酉金,己爲土,無剋也。
 第三課,從魁臨未,從魁爲酉金,未爲土,無剋也。
 第二課,徵明爲從魁之陰,徵明臨酉,徵明爲亥水,酉爲金,無剋也。
 第四課,徵明爲從魁之陰,徵明臨酉,徵明爲亥水,酉爲金,無剋也。
 大陽第一課上神爲酉神從魁、第二課上神爲亥神徵明;
 大陰第三課上神爲酉神從魁、第四課上神爲亥神徵明。
 此是八專,依《六壬心鏡》法門,四皆無剋,不入也此不得依遙剋或昴星取發用
 日辰己未,柔日也,從第四課上神始逆數三神;
 第四課上神爲亥神徵明,逆數則神徵明、神河魁、神從魁,故從魁是爲發用。
 中傳、末傳皆用第一課上神,故占課三傳爲:
 初傳酉神從魁臨未;
 中傳酉神從魁臨未;
 末傳酉神從魁臨未。
 三傳同一酉神從魁,《六壬靈覺經》云:
「獨腳課,斷曰:『課名獨腳主憂驚,
         不宜占病問行人,
         占賊不來被人殺,
         任是險危三日平。』
 主自己家之事,不能移,動之則費力;占逃亡,去不遠遭獲,陰人自歸家。」
《六壬大全》云:「葢三傳皆歸一處,如路遙驛遞無人傳送,獨占一足難行,故名獨足。
         占主不能動移極是費力,商賈不可行,占胎不成,遠行宜舟。」

 

 不論其發用,八專課體皆見一神有二從,且看看六壬古書概論如何。
《一字訣玉連環》云:
「八專日辰同居一處,若正時衝之,名內外俱亂,主男女俱淫亂逃難奔竄。」
《曾門經》云:
「一神二神陰陽共焉,日辰重之惟用二神,陰陽不剋逆順數之,數至三辰上神爲用。
 中末二傳皆日上神,當此之時內亂婬泆父子同妻姑嫂共夫。」
《六壬靈覺經》云:
「歌斷曰:『一神二神號八專,陰陽不備向乾坤,帷簿不修逆失理,婦懷他婿外人傳
      陽不備兮男不足,占身定是病相侵,公事不成災自散,出入求財枉用心,
      事多駁什無分別,淫泆難明偽與真陰日只爲家法懷悖亂乖違因婦人。』」
《六壬心鏡》云:
「日值八專爲兩課,陰陽倂雜不分明,不修帷薄何存禮,夫妻占之總不宜
 厭浥合門玄武襲嫂通於叔妹婬兄,人間密事難推測,玄女留經鑒此情。
 (注:天后爲厭浥,六合是私門,初傳見此二神,或見玄武,主淫亂之兆。)
 毫無疑問,漢後六壬古書概論多以八專課主邪婬
 或許漢後習六壬者見八專課體得一神有二從是原因???

 

 咱們再來聽聽趙曄老哥說書講故事。
《勾踐伐吳外傳》:
「二十四年,九月丁未,范蠡辭於王,
 曰:『臣聞,主憂臣勞,主辱臣死,義一也。
    今臣事大王,前則無滅未萌之端,後則無救已傾之禍,
    雖然臣終欲成君霸國,故不辭一死一生,臣竊自惟乃使於吳王之慚辱。
    蠡所以不死者,誠恐讒於太宰嚭成伍子胥之事,故不敢前死,且須臾而生。
    夫恥辱之心不可以大,流汗之愧不可以忍。
    幸賴宗廟之神靈,大王之威德以敗爲成。
    斯湯武克夏商而成王業者,定功雪恥,臣所以當席日久,臣請從斯辭矣。』
 越王惻然,泣下霑衣,
 言曰:『國之士大夫是子,國之人民是子,使孤寄身託號以俟命矣。
     今子云去,欲將逝矣,是天之棄越而喪孤也,亦無所恃者矣。
     孤竊有言,公位乎,分國共之,去乎,妻子受戮!』
 范蠡曰:『臣聞,君子俟時,計不數謀,死不被疑,內不自欺。
      臣既逝矣,妻子何法乎? 王其勉之,臣從此辭。』
 乃乘扁舟,出三江,入五湖,人莫知其所適。
 范蠡既去,越王愀然變色,召大夫種,曰:『蠡可追乎?』
 種曰:『不及也。』
 王曰:『柰何?』
 種曰:『蠡去時,陰畫六,陽畫三,日前之神莫能制者。
     玄武天空威行孰敢止者? 度天關涉天梁後入天一
     前翳神光,言之者死,視之者狂。
     臣願大王勿復追也,蠡終不還矣。』」
 勾踐二十四年,九月丁未,范蠡辭別。
 訣別日辰丁未,此是八專課無疑。
 哎喲喲奇怪喇!!! 八專課主邪婬!?
 父子同妻姑嫂共夫嫂通於叔妹婬兄!?
 趙曄老哥眞會擇吉,把范蠡辭別當作是去搞婬亂!!!
 哇嘎嘎咳咳咳... 
 一日有十二時,始夜半、終人定,只十二盤。
 九月丁未,沒有加時,不打緊,鬼道吃飽沒事幹一一排盤。
 九月丁未,沒有加時,不打緊,有文種所言課象:
「玄武、天空威行,孰敢止者? 度天關,涉天梁,後入天一。」

 

 民初曹仁麟老哥著《壬學述古》云:
「按課式多至七百有餘,其取用之法要不外上列六類已足概括。
 壬學諸家尚別爲【別責】、【八專】、【返吟】三類,
 爲《金匱經》所未載及,今悉予删除!」,鬼道原本同意此說
 趙曄老哥,東漢初人,棄官習韓詩二十載,
 夫所硏讀《金匱經》與《玉門經》,鬼道認爲在西漢中期該已經是全書。
 人老多病,近期躲在山上少出夜市,鬼道認眞硏究壬占,校對更正壬占古文,
 也在這一段時間常自問到底《金匱經》有多少佚文。
 不入,即四課無剋,今見《金匱經》古文無紀載專論八專,故不入則始用遙剋。
 九月丁未范蠡辭別,此占就是八專不入取課另議之明證。
 若依《六壬心鏡》法門,其法或可能出自《玉歷》,布十二盤,無一合文種所言
 鬼道是情深意切要眞正解此謎,不是虛情假意佯裝拍拖僞解此謎,
 今正經八百坦蕩蕩的說:「八專不入確須另議後世六壬順逆三神是笑話!」
 這帖嚴重,是顚覆唐宋元明清六壬古書的嚴重,且聽聽鬼話如何解謎...

 

 再續...   
























































 

 紫微斗數有一術曰安身主:
 鈴星,子;天相,丑;天梁,寅;天同,卯;文昌,辰;天機,巳;
 火星,午;天相,未;天梁,申;天同,酉;文昌,戌;天機,亥。
 這東西有多古老?
 查,《玄精碧匣靈寶聚玄經.雷霆風雨部》云:
「風起天相,若別箕宿,雨出天機,風乃陰陽盛氣,
 天府天同,風之絕地,天梁天樞,風之廣位,天相天機,司風雨吏。」
 凡術數古籍所言有關風占必古老,是非常古老。
《玄精碧匣靈寶聚玄經》是壬加遁式,其文保存了不少古占課象。
 今時有許多習六壬者只知寅神功曹是天梁不知申神傳送亦是天梁
 紫微斗數安身主所謂文昌,即天樞,即壬占謂天關,即河魁天罡位。

 


 

 

 

 

 


 

 

 

 

  

 

 

 

 再來...
 漢後六壬古書有一術語,井欄射也。
 甚麼是井欄射???
 午子互射、酉卯互射、
 辰申互射、戌寅互射、
 丑巳互射、未亥互射。
 爲何如此配對? 爲何辰戌不互射? 爲何丑未不互射?
 井欄射出自天德布位,天德者:
 正月丁、五月乾、九月丙、
 二月坤、六月甲、十月乙、
 三月壬、七月癸、辜月巽、
 四月辛、八月艮、臘月庚。
 看上圖就能理解。
 正月以丁爲天德,正月屬寅,把丁安入寅;
 二月以坤爲天德,二月屬卯,把坤安入卯;
 三月以壬爲天德,三月屬辰,把壬安入辰;
 四月以辛爲天德,四月屬巳,把辛安入巳...餘可類推。
 爲何辰申互射? 辰上爲壬,申上爲癸,壬癸兄妹也。
 爲何戌寅互射? 戌上爲丙,寅上爲丁,丙丁兄妹也。
 爲何丑巳互射? 丑上爲庚,巳上爲辛,庚辛兄妹也。
 爲何未亥互射? 未上爲甲,亥上爲乙,甲乙兄妹也。
 爲何午子互射? 午上爲乾,乾配戊也,子上爲巽,巽配己也,戊己兄妹也。
 爲何酉卯互射? 酉上爲艮,艮配戊也,卯上爲坤,坤配己也,戊己兄妹也。
 壬占裡頭如何用井欄射???
 辰申互射:
 若遇辰神天罡,射申神傳送爲用;
 若遇申神傳送,射辰神天罡爲用。
 丑巳互射:
 若遇丑神大吉,射巳神太一爲用;
 若遇巳神太一,射丑神大吉爲用。
 餘可類推。

 

 八專不入,如何取發用???
 大陽位:第一課,陽中陽也;第二課,陽中陰也。
 大陰位:第三課,陰中陽也;第四課,陰中陰也。
 陽中陽,陽極也;陰中陰,陰極也。
 剛日以第一課上神使井欄射處爲發用
 柔日以第四課上神使井欄射處爲發用
 中傳與末傳皆以傳統課傳取之
 比較上一帖同一占例,十月甲寅時加黃昏,鬼道效法《六壬心鏡》所言八專不入,
 依《六壬心鏡》方式,其三傳是爲:
 初傳申神傳送臨辰;
 中傳午神勝先臨寅;
 末傳午神勝先臨寅。
 鬼道且以《鬼式經》方式另排課比較其三傳。

 
















 




































 

 
 

 
 

 
 

 
 

 
 

 

 

 十月甲寅時加黃昏,戌時即黃昏;寅神功曹爲月神,以功曹加戌。
 第一課,勝先臨甲,勝先爲午火,甲爲木,無剋也。
 第三課,勝先臨寅,勝先爲午火,寅爲木,無剋也。
 第二課,河魁爲勝先之陰,河魁臨午,河魁爲戌土,午爲火,無剋也。
 第四課,河魁爲勝先之陰,河魁臨午,河魁爲戌土,午爲火,無剋也。
 大陽第一課上神爲午神勝先、第二課上神爲戌神河魁;
 大陰第三課上神爲午神勝先、第四課上神爲戌神河魁。
 此是八專,依《鬼式經》法門,四皆無剋,不入也此不得依遙剋或昴星取發用
 日辰甲寅,剛日也,以第一課上神使井欄射處爲發用。
 第一課上神爲午神勝先,午子互射,遇午神勝先,射子神神后爲用。
 中傳與末傳皆以傳統課傳取之,故占課三傳爲:
 初傳子神神后臨申;
 中傳辰神天罡臨子;
 末傳申神傳送臨辰。
 
 比較《六壬心鏡》方式之三傳:
 初傳申神傳送臨辰;
 中傳午神勝先臨寅;
 末傳午神勝先臨寅。
 諸位看官大大,您大人大量是相信《六壬心鏡》人話或是《鬼式經》鬼話???

 

   玄
   武
亡 
神 
   大
   陰
將 
星 
   天
   后
扳 
鞍 
   天
   一
驛 
馬 
   太
   常
地 
殺 
     螣
   蛇
六 
厄 
   白
   虎
月 
殺 
   朱
   雀
華 
葢 
   天
   空
天 
殺 
   青
   龍
歲 
殺 
   勾
   陳
災 
殺 
   六
   合
刼 
殺 
















 

 
 

 
 

 
 

 
 

 
 

 

 

 今談趙曄老哥所著之占課。
 九月丁未,范蠡辭別,《吴越春秋》此章不言加時。
 一日有十二時,鬼道以《六壬心鏡》法門試之,十二盤皆不得文種所言。
 若以《鬼式經》法門試之,九月丁未時加夜半,子時即夜半,獨得文種所言
 記得,趙曄老哥排天將是以子時至巳時爲陽、午時至亥時爲陰。
 占課九月丁未時加夜半,子時即夜半;卯神太衝爲月神,以太衝加子。
 第一課,河魁臨丁,河魁爲戌土,丁爲火,無剋也。
 第三課,河魁臨未,河魁爲戌土,未爲土,無剋也。
 第二課,大吉爲河魁之陰,大吉臨戌,大吉爲丑土,戌爲土,無剋也。
 第四課,大吉爲河魁之陰,大吉臨戌,大吉爲丑土,戌爲土,無剋也。
 大陽第一課上神爲戌神河魁、第二課上神爲丑神大吉;
 大陰第三課上神爲戌神河魁、第四課上神爲丑神大吉。
 此是八專,依《鬼式經》法門,四皆無剋,不入也此不得依遙剋或昴星取發用
 日辰丁未,柔日也,以第四課上神使井欄射處爲發用。
 第四課上神爲丑神大吉,丑巳互射,遇丑神大吉,射巳神太一爲用。
 中傳與末傳皆以傳統課傳取之,故占課三傳爲:
 初傳巳神太一臨寅,將得天空
 中傳申神傳送臨巳,將得玄武
 末傳亥神徵明臨申,將得天一

 




























  戊
  丙
 
 
  己
  丁
 
  庚
 
  乙
傳 吴
統 越
寄 春
干 秋
 
 
 
 
 
  辛
 
  甲
 
  癸
 
 
 
  壬

 

 假令今天之日辰爲庚午,以現代白話言,前天是巳,明天是未,後天是申。
 漢代人談術數,似如西漢《淮南子.天文訓》所言歲前、歲後之類,
 言前言後是談占盤之前後,不是今時咱們所謂日子之前後。
 地盤在午,午之後是巳、辰、卯、寅、丑,午之前是未、申、酉、戌、亥,午之對是子。
 范蠡離去之後,文種對越王勾踐說的話是何意???
 文種曰:「蠡去時,陰畫六,陽畫三,日前之神莫能制者。
      玄武、天空威行,孰敢止者? 度天關,涉天梁,後入天一。
      前翳神光,言之者死,視之者狂。
      臣願大王勿復追也,蠡終不還矣。」
 日辰丁未,丁爲日、未爲辰;
 丁地盤未,天一臨地盤申,故言:「日前之神莫能制者。」
 乾爲天,☰,三劃也,坤爲地,☷,六劃也,故言:「陰畫六,陽畫三。」
 十二辟卦,地盤寅爲地天泰,地盤申爲天地否。
 初傳地盤寅,末傳地盤申,始泰終否
《象傳》曰:「天地交, 泰。 后以財成天地之道,輔相天地之宜以左右民。」
《象傳》曰:「天地不交,否。 君子以儉德辟難,不可榮以祿。」
 趙曄老哥寫這話實影射越王勾踐剋吳後將由君子變小人,文種命危矣。
《彖傳》曰:「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貞。
       大往小來則是天地不交而萬物不通也,上下不交而天下无邦也。
       內陰而外陽,內柔而外剛,內小人而外君子,小人道長,君子道消也。」
 天地否,七月之卦,秋金肅殺,故言:「前翳神光,言之者死,視之者狂。」
 天一臨之,范蠡文種皆越之貴人,此言越王勾踐君子道消必殺恩臣。
 前翳神光,翳,《說文解字注》:「翳之言蔽也。」,
《揚子·方言》:「翳,掩也。」,神光不是甚麼神煞,不要亂亂猜。
 隱其神光,暗喩若知越王勾踐爲人者必遭殃。
《勾踐伐吳外傳》:
「范蠡從吳欲去,恐勾踐未返失人臣之義,乃從入越。
 行,謂文種曰:『子來去矣! 越王必將誅子。』
 種不然言,蠡復爲書遺種,
 曰:『吾聞天有四時,春生冬伐,人有盛衰,泰終必否
    知進退存亡而不失其正,惟賢人乎?
    蠡雖不才,明知進退,高鳥已散,良弓將藏,狡兔已盡,良犬就烹。
    夫越王爲人長頸鳥啄鷹視狼步
    可與共患難而不可共處樂可與履危而不可與安
    子若不去,將害於子,明矣。』
 文種不信其言,越王陰謀范蠡,議欲去,徼倖。」
 文種知范蠡心意已決,故言:「臣願大王勿復追也,蠡終不還矣。」
 初傳將得天空,中傳將得玄武,故言:「玄武、天空威行,孰敢止者?」
 課始地盤戌井欄射,中傳申神傳送爲天梁,末傳將得天一,
 故言:「度天關,涉天梁,後入天一。」

 

 趙曄老哥,人在東漢初。
《玉歷》,南北朝時代流行的六壬古書,唐宋元明清六壬古書多依其法排課。
《玉歷》法門如此通行,莫說唐宋元明清人,莫說今人...
 鬼道眞懷疑南北朝時代習六壬者到底有多少人看得懂《吴越春秋》這一占課...
 唐宋元明清六壬古書八專不入排課生亂,占象又言一大堆邪婬之類...
 西曆2015年3月7日,鬼道上第一帖開始,鬼道術數荒唐膽生毛批金匱經》,
 就是鬼道認眞讀壬占古文的開始。
 不足兩年,鬼道已可辯證六壬古書之誤。
 鬼道認爲習壬占最重五行學,不學好五行學您只得被唐宋元明清六壬古書牽着鼻子走
 一千八百年前占課之謎不再是謎...
 歲月匆匆,此謎解藥且留在藍心阿姐命理之路論壇
 鬼道終老離世之後,年青一代習六壬者來此論壇,還是可以看得懂趙曄老哥的謎。
 趙曄老哥功力非凡,能寫出《吴越春秋》這東西,鬼道是眞服了...

 

  

1

評分人數

    • 藍心: 原創佳作網幣 + 18000 威望 + 2

 壬占多佚文,後世通行《玉歷》,今時所見唐宋元明清六壬古籍多因缺字而被淺人亂補加字。
 鬼道翻閲重重唐宋元明清六壬歌訣經文,字字推敲,排盤鑽硏,惟有如此方知《玉歷》法門。
 今爲《玉歷》平反昭雪,解決後世伏吟取課分歧。
 依《玉歷》伏吟取課法,排盤,乙木上剋天罡土、大吉土下剋癸水,
 有賊剋,故乙、癸二陰干不得以支使發用,此以傳統取課流程言之。
 由淺入深,鬼道從簡單陽干始,論至乙、癸二陰干,期待有志習壬占者能理解其取課邏輯。

 

 伏吟主靜,不得行使傳統三傳,故以五行支刑求之。
 支刑者,子、寅、申、戌、丑、卯、巳、未皆刑外,辰、午、酉、亥皆自刑。
 刑外可再傳,自刑猶堵塞,若遇自刑須移位求其傳。
 日辰發用自干上神遇自刑,移位謀其支,支上神刑外則可再傳之;
 日辰發用自支上神遇自刑,移位謀其干,干上神刑外則可再傳之。
 日辰發用自干上神遇自刑,移位謀其支,支上神又遇自刑,
 此須回歸干上神謀其衝,衝非自刑則可再傳之,二重堵塞謀其衝也。
 反反復復,《玉歷》伏吟刑衝法不外如是。

 








































 

 

 日辰甲子,剛也,甲爲干、子爲支。
 伏吟無賊剋,剛用干上神,甲寄地盤寅,以干上神寅神功曹爲發用。
 寅者刑外,巳者刑外,寅刑巳,巳刑申,三傳寅巳申,
 故初傳寅神功曹、中傳巳神太一、末傳申神傳送也。
 
 日辰甲寅,剛也,甲爲干、寅爲支。
 伏吟無賊剋,剛用干上神,甲寄地盤寅,以干上神寅神功曹爲發用。
 寅者刑外,巳者刑外,寅刑巳,巳刑申,三傳寅巳申,
 故初傳寅神功曹、中傳巳神太一、末傳申神傳送也。
 
 日辰甲辰,剛也,甲爲干、辰爲支。
 伏吟無賊剋,剛用干上神,甲寄地盤寅,以干上神寅神功曹爲發用。
 寅者刑外,巳者刑外,寅刑巳,巳刑申,三傳寅巳申,
 故初傳寅神功曹、中傳巳神太一、末傳申神傳送也。
 
 日辰甲午,剛也,甲爲干、午爲支。
 伏吟無賊剋,剛用干上神,甲寄地盤寅,以干上神寅神功曹爲發用。
 寅者刑外,巳者刑外,寅刑巳,巳刑申,三傳寅巳申,
 故初傳寅神功曹、中傳巳神太一、末傳申神傳送也。
 
 日辰甲申,剛也,甲爲干、申爲支。
 伏吟無賊剋,剛用干上神,甲寄地盤寅,以干上神寅神功曹爲發用。
 寅者刑外,巳者刑外,寅刑巳,巳刑申,三傳寅巳申,
 故初傳寅神功曹、中傳巳神太一、末傳申神傳送也。
 
 日辰甲戌,剛也,甲爲干、戌爲支。
 伏吟無賊剋,剛用干上神,甲寄地盤寅,以干上神寅神功曹爲發用。
 寅者刑外,巳者刑外,寅刑巳,巳刑申,三傳寅巳申,
 故初傳寅神功曹、中傳巳神太一、末傳申神傳送也。

 

 

 日辰丙子,剛也,丙爲干、子爲支。
 伏吟無賊剋,剛用干上神,丙寄地盤巳,以干上神巳神太一爲發用。
 巳者刑外,申者刑外,巳刑申,申刑寅,三傳巳申寅,
 故初傳巳神太一、中傳申神傳送、末傳寅神功曹也。
 
 日辰丙寅,剛也,丙爲干、寅爲支。
 伏吟無賊剋,剛用干上神,丙寄地盤巳,以干上神巳神太一爲發用。
 巳者刑外,申者刑外,巳刑申,申刑寅,三傳巳申寅,
 故初傳巳神太一、中傳申神傳送、末傳寅神功曹也。
 
 日辰丙辰,剛也,丙爲干、辰爲支。
 伏吟無賊剋,剛用干上神,丙寄地盤巳,以干上神巳神太一爲發用。
 巳者刑外,申者刑外,巳刑申,申刑寅,三傳巳申寅,
 故初傳巳神太一、中傳申神傳送、末傳寅神功曹也。
 
 日辰丙午,剛也,丙爲干、午爲支。
 伏吟無賊剋,剛用干上神,丙寄地盤巳,以干上神巳神太一爲發用。
 巳者刑外,申者刑外,巳刑申,申刑寅,三傳巳申寅,
 故初傳巳神太一、中傳申神傳送、末傳寅神功曹也。
 
 日辰丙申,剛也,丙爲干、申爲支。
 伏吟無賊剋,剛用干上神,丙寄地盤巳,以干上神巳神太一爲發用。
 巳者刑外,申者刑外,巳刑申,申刑寅,三傳巳申寅,
 故初傳巳神太一、中傳申神傳送、末傳寅神功曹也。
 
 日辰丙戌,剛也,丙爲干、戌爲支。
 伏吟無賊剋,剛用干上神,丙寄地盤巳,以干上神巳神太一爲發用。
 巳者刑外,申者刑外,巳刑申,申刑寅,三傳巳申寅,
 故初傳巳神太一、中傳申神傳送、末傳寅神功曹也。

 

 

 日辰戊子,剛也,戊爲干、子爲支。
 伏吟無賊剋,剛用干上神,戊寄地盤巳,以干上神巳神太一爲發用。
 巳者刑外,申者刑外,巳刑申,申刑寅,三傳巳申寅,
 故初傳巳神太一、中傳申神傳送、末傳寅神功曹也。
 
 日辰戊寅,剛也,戊爲干、寅爲支。
 伏吟無賊剋,剛用干上神,戊寄地盤巳,以干上神巳神太一爲發用。
 巳者刑外,申者刑外,巳刑申,申刑寅,三傳巳申寅,
 故初傳巳神太一、中傳申神傳送、末傳寅神功曹也。
 
 日辰戊辰,剛也,戊爲干、辰爲支。
 伏吟無賊剋,剛用干上神,戊寄地盤巳,以干上神巳神太一爲發用。
 巳者刑外,申者刑外,巳刑申,申刑寅,三傳巳申寅,
 故初傳巳神太一、中傳申神傳送、末傳寅神功曹也。
 
 日辰戊午,剛也,戊爲干、午爲支。
 伏吟無賊剋,剛用干上神,戊寄地盤巳,以干上神巳神太一爲發用。
 巳者刑外,申者刑外,巳刑申,申刑寅,三傳巳申寅,
 故初傳巳神太一、中傳申神傳送、末傳寅神功曹也。
 
 日辰戊申,剛也,戊爲干、申爲支。
 伏吟無賊剋,剛用干上神,戊寄地盤巳,以干上神巳神太一爲發用。
 巳者刑外,申者刑外,巳刑申,申刑寅,三傳巳申寅,
 故初傳巳神太一、中傳申神傳送、末傳寅神功曹也。
 
 日辰戊戌,剛也,戊爲干、戌爲支。
 伏吟無賊剋,剛用干上神,戊寄地盤巳,以干上神巳神太一爲發用。
 巳者刑外,申者刑外,巳刑申,申刑寅,三傳巳申寅,
 故初傳巳神太一、中傳申神傳送、末傳寅神功曹也。

 

 

 日辰庚子,剛也,庚爲干、子爲支。
 伏吟無賊剋,剛用干上神,庚寄地盤申,以干上神申神傳送爲發用。
 申者刑外,寅者刑外,申刑寅,寅刑巳,三傳申寅巳,
 故初傳申神傳送、中傳寅神功曹、末傳巳神太一也。
 
 日辰庚寅,剛也,庚爲干、寅爲支。
 伏吟無賊剋,剛用干上神,庚寄地盤申,以干上神申神傳送爲發用。
 申者刑外,寅者刑外,申刑寅,寅刑巳,三傳申寅巳,
 故初傳申神傳送、中傳寅神功曹、末傳巳神太一也。
 
 日辰庚辰,剛也,庚爲干、辰爲支。
 伏吟無賊剋,剛用干上神,庚寄地盤申,以干上神申神傳送爲發用。
 申者刑外,寅者刑外,申刑寅,寅刑巳,三傳申寅巳,
 故初傳申神傳送、中傳寅神功曹、末傳巳神太一也。
 
 日辰庚午,剛也,庚爲干、午爲支。
 伏吟無賊剋,剛用干上神,庚寄地盤申,以干上神申神傳送爲發用。
 申者刑外,寅者刑外,申刑寅,寅刑巳,三傳申寅巳,
 故初傳申神傳送、中傳寅神功曹、末傳巳神太一也。
 
 日辰庚申,剛也,庚爲干、申爲支。
 伏吟無賊剋,剛用干上神,庚寄地盤申,以干上神申神傳送爲發用。
 申者刑外,寅者刑外,申刑寅,寅刑巳,三傳申寅巳,
 故初傳申神傳送、中傳寅神功曹、末傳巳神太一也。
 
 日辰庚戌,剛也,庚爲干、戌爲支。
 伏吟無賊剋,剛用干上神,庚寄地盤申,以干上神申神傳送爲發用。
 申者刑外,寅者刑外,申刑寅,寅刑巳,三傳申寅巳,
 故初傳申神傳送、中傳寅神功曹、末傳巳神太一也。

 

 

 日辰壬子,剛也,壬爲干、子爲支。
 伏吟無賊剋,剛用干上神,壬寄地盤亥,以干上神亥神徵明爲發用。
 亥者自刑猶堵塞,移位謀其支,支上神子神神后,子者刑外,
 亥移子,子刑卯,三傳亥子卯,
 故初傳亥神徵明、中傳子神神后、末傳卯神太衝也。
 
 日辰壬寅,剛也,壬爲干、寅爲支。
 伏吟無賊剋,剛用干上神,壬寄地盤亥,以干上神亥神徵明爲發用。
 亥者自刑猶堵塞,移位謀其支,支上神寅神功曹,寅者刑外,
 亥移寅,寅刑巳,三傳亥寅巳,
 故初傳亥神徵明、中傳寅神功曹、末傳巳神太一也。
 
 日辰壬辰,剛也,壬爲干、辰爲支。
 伏吟無賊剋,剛用干上神,壬寄地盤亥,以干上神亥神徵明爲發用。
 亥者自刑猶堵塞,移位謀其支,支上神辰神天罡,辰者自刑又堵塞,
 二重堵塞,回歸干上神謀其衝,亥神徵明衝巳神太一,巳者刑外,
 亥衝巳,巳刑申,三傳亥巳申,
 故初傳亥神徵明、中傳巳神太一、末傳申神傳送也。
 
 日辰壬午,剛也,壬爲干、午爲支。
 伏吟無賊剋,剛用干上神,壬寄地盤亥,以干上神亥神徵明爲發用。
 亥者自刑猶堵塞,移位謀其支,支上神午神勝先,午者自刑又堵塞,
 二重堵塞,回歸干上神謀其衝,亥神徵明衝巳神太一,巳者刑外,
 亥衝巳,巳刑申,三傳亥巳申,
 故初傳亥神徵明、中傳巳神太一、末傳申神傳送也。
 
 日辰壬申,剛也,壬爲干、申爲支。
 伏吟無賊剋,剛用干上神,壬寄地盤亥,以干上神亥神徵明爲發用。
 亥者自刑猶堵塞,移位謀其支,支上神申神傳送,申者刑外,
 亥移申,申刑寅,三傳亥申寅,
 故初傳亥神徵明、中傳申神傳送、末傳寅神功曹也。
 
 日辰壬戌,剛也,壬爲干、戌爲支。
 伏吟無賊剋,剛用干上神,壬寄地盤亥,以干上神亥神徵明爲發用。
 亥者自刑猶堵塞,移位謀其支,支上神戌神河魁,戌者刑外,
 亥移戌,戌刑未,三傳亥戌未,
 故初傳亥神徵明、中傳戌神河魁、末傳未神小吉也。

 

 

 日辰丁丑,柔也,丁爲干、丑爲支。
 伏吟無賊剋,柔用支上神,支言地盤丑,以支上神丑神大吉爲發用。
 丑者刑外,戌者刑外,丑刑戌,戌刑未,三傳丑戌未,
 故初傳丑神大吉、中傳戌神河魁、末傳未神小吉也。
 
 日辰丁卯,柔也,丁爲干、卯爲支。
 伏吟無賊剋,柔用支上神,支言地盤卯,以支上神卯神太衝爲發用。
 卯者刑外,子者刑外,卯刑子,子刑卯,三傳卯子卯,
 故初傳卯神太衝、中傳子神神后、末傳卯神太衝也。
 
 日辰丁巳,柔也,丁爲干、巳爲支。
 伏吟無賊剋,柔用支上神,支言地盤巳,以支上神巳神太一爲發用。
 巳者刑外,申者刑外,巳刑申,申刑寅,三傳巳申寅,
 故初傳巳神太一、中傳申神傳送、末傳寅神功曹也。
 
 日辰丁未,柔也,丁爲干、未爲支。
 伏吟無賊剋,柔用支上神,支言地盤未,以支上神未神小吉爲發用。
 未者刑外,丑者刑外,未刑丑,丑刑戌,三傳未丑戌,
 故初傳未神小吉、中傳丑神大吉、末傳戌神河魁也。
 
 日辰丁酉,柔也,丁爲干、酉爲支。
 伏吟無賊剋,柔用支上神,支言地盤酉,以支上神酉神從魁爲發用。
 酉者自刑猶堵塞,移位謀其干,丁寄地盤未,干上神未神小吉,未者刑外,
 酉移未,未刑丑,三傳酉未丑,
 故初傳酉神從魁、中傳未神小吉、末傳丑神大吉也。
 
 日辰丁亥,柔也,丁爲干、亥爲支。
 伏吟無賊剋,柔用支上神,支言地盤亥,以支上神亥神徵明爲發用。
 亥者自刑猶堵塞,移位謀其干,丁寄地盤未,干上神未神小吉,未者刑外,
 亥移未,未刑丑,三傳亥未丑,
 故初傳亥神徵明、中傳未神小吉、末傳丑神大吉也。

 

 

 日辰己丑,柔也,己爲干、丑爲支。
 伏吟無賊剋,柔用支上神,支言地盤丑,以支上神丑神大吉爲發用。
 丑者刑外,戌者刑外,丑刑戌,戌刑未,三傳丑戌未,
 故初傳丑神大吉、中傳戌神河魁、末傳未神小吉也。
 
 日辰己卯,柔也,己爲干、卯爲支。
 伏吟無賊剋,柔用支上神,支言地盤卯,以支上神卯神太衝爲發用。
 卯者刑外,子者刑外,卯刑子,子刑卯,三傳卯子卯,
 故初傳卯神太衝、中傳子神神后、末傳卯神太衝也。
 
 日辰己巳,柔也,己爲干、巳爲支。
 伏吟無賊剋,柔用支上神,支言地盤巳,以支上神巳神太一爲發用。
 巳者刑外,申者刑外,巳刑申,申刑寅,三傳巳申寅,
 故初傳巳神太一、中傳申神傳送、末傳寅神功曹也。
 
 日辰己未,柔也,己爲干、未爲支。
 伏吟無賊剋,柔用支上神,支言地盤未,以支上神未神小吉爲發用。
 未者刑外,丑者刑外,未刑丑,丑刑戌,三傳未丑戌,
 故初傳未神小吉、中傳丑神大吉、末傳戌神河魁也。
 
 日辰己酉,柔也,己爲干、酉爲支。
 伏吟無賊剋,柔用支上神,支言地盤酉,以支上神酉神從魁爲發用。
 酉者自刑猶堵塞,移位謀其干,己寄地盤未,干上神未神小吉,未者刑外,
 酉移未,未刑丑,三傳酉未丑,
 故初傳酉神從魁、中傳未神小吉、末傳丑神大吉也。
 
 日辰己亥,柔也,己爲干、亥爲支。
 伏吟無賊剋,柔用支上神,支言地盤亥,以支上神亥神徵明爲發用。
 亥者自刑猶堵塞,移位謀其干,己寄地盤未,干上神未神小吉,未者刑外,
 亥移未,未刑丑,三傳亥未丑,
 故初傳亥神徵明、中傳未神小吉、末傳丑神大吉也。

 

 

 日辰辛丑,柔也,辛爲干、丑爲支。
 伏吟無賊剋,柔用支上神,支言地盤丑,以支上神丑神大吉爲發用。
 丑者刑外,戌者刑外,丑刑戌,戌刑未,三傳丑戌未,
 故初傳丑神大吉、中傳戌神河魁、末傳未神小吉也。
 
 日辰辛卯,柔也,辛爲干、卯爲支。
 伏吟無賊剋,柔用支上神,支言地盤卯,以支上神卯神太衝爲發用。
 卯者刑外,子者刑外,卯刑子,子刑卯,三傳卯子卯,
 故初傳卯神太衝、中傳子神神后、末傳卯神太衝也。
 
 日辰辛巳,柔也,辛爲干、巳爲支。
 伏吟無賊剋,柔用支上神,支言地盤巳,以支上神巳神太一爲發用。
 巳者刑外,申者刑外,巳刑申,申刑寅,三傳巳申寅,
 故初傳巳神太一、中傳申神傳送、末傳寅神功曹也。
 
 日辰辛未,柔也,辛爲干、未爲支。
 伏吟無賊剋,柔用支上神,支言地盤未,以支上神未神小吉爲發用。
 未者刑外,丑者刑外,未刑丑,丑刑戌,三傳未丑戌,
 故初傳未神小吉、中傳丑神大吉、末傳戌神河魁也。
 
 日辰辛酉,柔也,辛爲干、酉爲支。
 伏吟無賊剋,柔用支上神,支言地盤酉,以支上神酉神從魁爲發用。
 酉者自刑猶堵塞,移位謀其干,辛寄地盤戌,干上神戌神河魁,戌者刑外,
 酉移戌,戌刑未,三傳酉戌未,
 故初傳酉神從魁、中傳戌神河魁、末傳未神小吉也。
 
 日辰辛亥,柔也,辛爲干、亥爲支。
 伏吟無賊剋,柔用支上神,支言地盤亥,以支上神亥神徵明爲發用。
 亥者自刑猶堵塞,移位謀其干,辛寄地盤戌,干上神戌神河魁,戌者刑外,
 亥移戌,戌刑未,三傳亥戌未,
 故初傳亥神徵明、中傳戌神河魁、末傳未神小吉也。

 

 

 日辰癸丑,柔也,癸爲干、丑爲支。
 癸寄地盤丑,干上神丑神大吉,丑土剋癸水也。
 伏吟見剋先取剋,若無剋則以剛柔取之,以干上神丑神大吉爲發用。
 丑者刑外,戌者刑外,丑刑戌,戌刑未,三傳丑戌未,
 故初傳丑神大吉、中傳戌神河魁、末傳未神小吉也。
 
 日辰癸卯,柔也,癸爲干、卯爲支。
 癸寄地盤丑,干上神丑神大吉,丑土剋癸水也。
 伏吟見剋先取剋,若無剋則以剛柔取之,以干上神丑神大吉爲發用。
 丑者刑外,戌者刑外,丑刑戌,戌刑未,三傳丑戌未,
 故初傳丑神大吉、中傳戌神河魁、末傳未神小吉也。
 
 日辰癸巳,柔也,癸爲干、巳爲支。
 癸寄地盤丑,干上神丑神大吉,丑土剋癸水也。
 伏吟見剋先取剋,若無剋則以剛柔取之,以干上神丑神大吉爲發用。
 丑者刑外,戌者刑外,丑刑戌,戌刑未,三傳丑戌未,
 故初傳丑神大吉、中傳戌神河魁、末傳未神小吉也。
 
 日辰癸未,柔也,癸爲干、未爲支。
 癸寄地盤丑,干上神丑神大吉,丑土剋癸水也。
 伏吟見剋先取剋,若無剋則以剛柔取之,以干上神丑神大吉爲發用。
 丑者刑外,戌者刑外,丑刑戌,戌刑未,三傳丑戌未,
 故初傳丑神大吉、中傳戌神河魁、末傳未神小吉也。
 
 日辰癸酉,柔也,癸爲干、酉爲支。
 癸寄地盤丑,干上神丑神大吉,丑土剋癸水也。
 伏吟見剋先取剋,若無剋則以剛柔取之,以干上神丑神大吉爲發用。
 丑者刑外,戌者刑外,丑刑戌,戌刑未,三傳丑戌未,
 故初傳丑神大吉、中傳戌神河魁、末傳未神小吉也。
 
 日辰癸亥,柔也,癸爲干、亥爲支。
 癸寄地盤丑,干上神丑神大吉,丑土剋癸水也。
 伏吟見剋先取剋,若無剋則以剛柔取之,以干上神丑神大吉爲發用。
 丑者刑外,戌者刑外,丑刑戌,戌刑未,三傳丑戌未,
 故初傳丑神大吉、中傳戌神河魁、末傳未神小吉也。

 

 

 日辰乙丑,柔也,乙爲干、丑爲支。
 乙寄地盤辰,干上神辰神天罡,乙木剋辰土也。
 伏吟見剋先取剋,若無剋則以剛柔取之,以干上神辰神天罡爲發用。
 辰者自刑猶堵塞,移位謀其支,支上神丑神大吉,丑者刑外,
 辰移丑,丑刑戌,三傳辰丑戌,
 故初傳辰神天罡、中傳丑神大吉、末傳戌神河魁也。
 
 日辰乙卯,柔也,乙爲干、卯爲支。
 乙寄地盤辰,干上神辰神天罡,乙木剋辰土也。
 伏吟見剋先取剋,若無剋則以剛柔取之,以干上神辰神天罡爲發用。
 辰者自刑猶堵塞,移位謀其支,支上神卯神太衝,卯者刑外,
 辰移卯,卯刑子,三傳辰卯子,
 故初傳辰神天罡、中傳卯神太衝、末傳子神神后也。
 
 日辰乙巳,柔也,乙爲干、巳爲支。
 乙寄地盤辰,干上神辰神天罡,乙木剋辰土也。
 伏吟見剋先取剋,若無剋則以剛柔取之,以干上神辰神天罡爲發用。
 辰者自刑猶堵塞,移位謀其支,支上神巳神太一,巳者刑外,
 辰移巳,巳刑申,三傳辰巳申,
 故初傳辰神天罡、中傳巳神太一、末傳申神傳送也。
 
 日辰乙未,柔也,乙爲干、未爲支。
 乙寄地盤辰,干上神辰神天罡,乙木剋辰土也。
 伏吟見剋先取剋,若無剋則以剛柔取之,以干上神辰神天罡爲發用。
 辰者自刑猶堵塞,移位謀其支,支上神未神小吉,未者刑外,
 辰移未,未刑丑,三傳辰未丑,
 故初傳辰神天罡、中傳未神小吉、末傳丑神大吉也。
 
 日辰乙酉,柔也,乙爲干、酉爲支。
 乙寄地盤辰,干上神辰神天罡,乙木剋辰土也。
 伏吟見剋先取剋,若無剋則以剛柔取之,以干上神辰神天罡爲發用。
 辰者自刑猶堵塞,移位謀其支,支上神酉神從魁,酉者自刑又堵塞,
 二重堵塞,回歸干上神謀其衝,辰神天罡衝戌神河魁,戌者刑外,
 辰衝戌,戌刑未,三傳辰戌未,
 故初傳辰神天罡、中傳戌神河魁、末傳未神小吉也。
 
 日辰乙亥,柔也,乙爲干、亥爲支。
 乙寄地盤辰,干上神辰神天罡,乙木剋辰土也。
 伏吟見剋先取剋,若無剋則以剛柔取之,以干上神辰神天罡爲發用。
 辰者自刑猶堵塞,移位謀其支,支上神亥神徵明,亥者自刑又堵塞,
 二重堵塞,回歸干上神謀其衝,辰神天罡衝戌神河魁,戌者刑外,
 辰衝戌,戌刑未,三傳辰戌未,
 故初傳辰神天罡、中傳戌神河魁、末傳未神小吉也。

 

 

 《六壬靈覺經》云:
「【伏吟課】,歌曰:
 『六甲伏吟寅巳申,六丙六戊巳申寅,六乙更言辰未戌,六庚申寅巳爲眞,
  六癸便尋丑戌未,壬辰壬午亥巳申,惟有四壬別立法,日先辰次末取刑,
  六己丁辛臨巳卯,辰先日次末取刑。丁未己未無相剋,辰刑衝處三傳明,
  已上伏吟十五法,剛日柔辰衝末分。』
  又曰:
 『伏吟之課見相親,便以剋處爲用神,亦如課中剋者取,剛看日上柔看辰,
  迤邐刑之作傳末,依此玉曆作其眞,若也用神當自刑,次傳還與日辰竝,
  次傳刑取神爲末,此課諸占最有靈,次者更複自刑者,從此衝取末爲精,
  且如乙丑用天罡,天罡自刑在辰方,用取大吉爲中次,刑取河魁爲主場,
  乙木爲緣木剋上,所以次傳居丑鄉,餘則自刑陰日上,陽日次傳辰上張。』
  又曰:
 『伏吟先用責三刑,若見三刑迤遞憑,有剋初傳相剋應,先衝後刑用爲眞,
  無剋柔辰剛所用,先刑後衝作初名,初傳若犯自刑者,中傳剛日柔辰衝,
  中傳或又自刑次,先衝後作末刑星,刑衝或無往來處,末傳或用剛三刑。』
 
 注文:
 式中天盤諸神皆伏於本位如其家,所謂登殿入垣者是也。
 如天盤神後加地盤子之例也,凡值此象名曰伏吟課,
 此時日辰陰陽不分,無相剋制。
 剛日以干神爲用,柔日以辰上神爲用,以剛德在陽,柔德在陰故也。
 以日辰有陰陽之分也,故剛日伏吟名曰自任,柔日伏吟名自信。
 如甲丙戊庚壬是剛日也,甲日用寅,丙戊日用巳,庚日用申,壬日用亥,
 此皆用自己所課之位,自恃有德有祿是以自任事也,故名自任課,
 但未免將德祿以刑人,故中末傳用三刑也。
 但用神偶有自刑而不能刑人者,則中末傳杜塞不行矣,
 理必取支神爲中傳而末傳用支之刑也。
 或偶有中傳又是自刑則末傳杜矣,卻以中傳所衝者爲末傳,
 此剛日取三傳之法也。
 乙丁己辛癸是柔也,惟乙日有天罡被賊剋、癸日有大吉剋下爲用,
 亦非比肩德祿,乃是財官之神,其餘皆用本支辰,
 或信人或自信而用之,故名自信課。
 如丁卯日用卯,丁巳日用巳之類,皆取相刑爲中末傳。
 若初傳是自刑則杜傳,用日者中傳投於辰,用辰者中傳投於日。
 如己酉、己亥、丁酉、丁亥日皆是自刑,須用此法相刑而作中末傳也。
 如中傳又是自刑,須以中傳所衝者爲末傳,此五陰日最三傳之法也。
 
 愚按: 前七言歌中十干伏吟十五法乃出於《玉歷》者,
 及查《鈐法》中,伏吟三傳與歌中不同。
 《玉歷》言:『六乙辰未戌』,
 而《鈐法》中惟乙丑是辰丑戌,無未,若乙亥日則辰亥巳,乙酉日則辰酉卯,
 乙未日則辰未丑,乙巳日則辰巳申,乙卯日則辰卯子。
 《玉歷》言:『壬辰壬午亥巳申』,
 而《鈐法》中壬午則亥午子,壬辰則亥辰戌。
 《玉歷》言:『六己丁辛臨巳卯,辰先日次末取刑』,
 而《鈐法》中: 己巳日則巳申寅,己卯日則卯子卯,己丑日則丑戌未,
 己亥日亥未丑,己酉日酉未丑,己未日未丑戌,
 丁巳日巳申寅,丁卯日卯子卯,丁丑日丑戌未,
 丁亥日亥未丑,丁酉日酉未丑,丁未日未丑戌,
 辛未日未丑戌,辛巳日巳申寅,辛卯日卯子午,
 辛丑日丑戌未,辛亥日亥戌未,辛酉日酉戌未,
 此《玉歷》與《鈐法》不同者,如此當以《鈐法》爲正,
 可依《鈐法》而占也。」
 
 
 「六甲伏吟寅巳申,六丙六戊巳申寅,六乙更言辰未戌,六庚申寅巳爲眞,
  六癸便尋丑戌未,壬辰壬午亥巳申,惟有四壬別立法,日先辰次末取刑,
  六己丁辛臨巳卯,辰先日次末取刑,丁未己未無相剋,辰刑衝處三傳明,
  已上伏吟十五法,剛日柔辰衝末分。」
 
 先談第一歌訣。
 六甲寅巳申,六丙巳申寅,六戊巳申寅,六庚申寅巳,六癸丑戌未,
 此五干三傳與鬼道所排皆無異。
 言:「壬辰壬午亥巳申,惟有四壬別立法,日先辰次末取刑。」
 壬辰、壬午,三傳亥巳申與鬼道所排無異。
 壬子,三傳亥子卯;壬寅,三傳亥寅巳;
 壬申,三傳亥申寅;壬戌,三傳亥戌未,
 此四皆日先辰次末取刑,與鬼道所排無異。
 由此可知:
 壬辰,干位先自刑,移支,支位又自刑,回歸干位謀其衝。
 壬午,干位先自刑,移支,支位又自刑,回歸干位謀其衝。
 二重堵塞須回本位,此乃《玉歷》法門也。
 言:「六己丁辛臨巳卯,辰先日次末取刑。」
 非,此句有誤抄,該言:「六己丁辛臨亥酉。」
 注文曰:「《玉歷》言:『六己丁辛臨巳卯,辰先日次末取刑』,
      而《鈐法》中己巳日則巳申寅,己卯日則卯子卯。」
 注文作者不知是前人誤抄,竟然當眞,搬出《玉歷》糾正其誤。
 伏吟無賊剋,柔用支上神;
 支自刑,移位謀其干,故亥酉皆依:「辰先日次末取刑」也。
 言:「丁未己未無相剋,辰刑衝處三傳明。」
 非,此句又誤抄,該言:「丑卯巳未無相剋。」
 《六壬金鉸剪》言:
「六己丁辛臨亥酉,辰先日後末取刑,丑卯巳未便無剋,辰刑衝處三傳神。」
 由此可見這一句話在《六壬金鉸剪》則無誤。
 
 「伏吟之課見相親,便以剋處爲用神,亦如課中剋者取,剛看日上柔看辰,
  迤邐刑之作傳末,依此玉曆作其眞,若也用神當自刑,次傳還與日辰竝,
  次傳刑取神爲末,此課諸占最有靈,次者更複自刑者,從此衝取末爲精,
  且如乙丑用天罡,天罡自刑在辰方,用取大吉爲中次,刑取河魁爲主場,
  乙木爲緣木剋上,所以次傳居丑鄉,餘則自刑陰日上,陽日次傳辰上張。」
 
 再來,第二歌訣。
 言:「依此玉曆作其眞。」
 此句明指歌訣原屬《玉歷》。
 言:「且如乙丑用天罡,天罡自刑在辰方,用取大吉爲中次,刑取河魁爲主場。」
 此是有剋先取剋,即上言:「伏吟之課見相親,便以剋處爲用神。」
 初傳辰神天罡、中傳丑神大吉、末傳戌神河魁,謂伏吟乙丑三傳辰丑戌。
 乙寄地盤辰,干上神辰神天罡,乙木上剋辰土,故以辰神天罡爲發用。
 辰者自刑猶堵塞,移位謀其支,支上神丑神大吉,丑者刑外,故用丑神大吉爲中傳。
 辰移丑,丑刑戌,三傳辰丑戌,與鬼道所排無異。
 然此訣反指第一歌訣之誤。
 第一歌訣云:「六乙更言辰未戌。」
 此指乙丑、乙卯、乙巳、乙未、乙酉、乙亥,其三傳皆辰未戌。
 注文作者不知是誤抄,又再當眞,引《鈐法》辦證曰:
「而《鈐法》中惟乙丑是辰丑戌,無未。
 若乙亥日則辰亥巳,乙酉日則辰酉卯,乙未日則辰未丑,
 乙巳日則辰巳申,乙卯日則辰卯子。」
 注文作者一誤,此訣流傳錯抄二誤,前人對《玉歷》錯解傳授三誤。
 前人錯解傳授,寫下此句:「六乙更言辰戌未。」
 因時久脫字而後流傳錯抄:「六乙更言辰未戌。」
 爲何前人錯解《玉歷》之乙干伏吟???
 發用辰神天罡,辰自刑,直取其衝,
 辰衝戌,故戌神河魁爲次,戌刑未,故末傳未神小吉。
 前人忘了一事,干上神遇自刑須謀其支,若非如此,哪得第一歌訣所言:
「壬辰壬午亥巳申,惟有四壬別立法,日先辰次末取刑。」???
 《鈐法》非《玉歷》:
 
      《鈐法》     鬼道依《玉歷》
 乙丑  三傳辰丑戌      三傳辰丑戌
 乙卯  三傳辰卯子      三傳辰卯子
 乙巳  三傳辰巳申      三傳辰巳申
 乙未  三傳辰未丑      三傳辰未丑
 乙酉  三傳辰酉卯      三傳辰戌未
 乙亥  三傳辰亥巳      三傳辰戌未
 
 爲何乙酉、乙亥存異???
 《鈐法》無《玉歷》此訣:二重堵塞,回歸本位上神謀其衝!
 注文作者曰:「《玉歷》言:『壬辰壬午亥巳申』,
         而《鈐法》中壬午則亥午子,壬辰則亥辰戌。」
 此話明明白白的說,《鈐法》壬干亦無:二重堵塞,回歸本位上神謀其衝!
 
 第三歌訣不必看了,淺人語無倫次。
 注文有一段話:
「但用神偶有自刑而不能刑人者,則中末傳杜塞不行矣,
 理必取支神爲中傳而末傳用支之刑也。
 或偶有中傳又是自刑則末傳杜矣,卻以中傳所衝者爲末傳,此剛日取三傳之法也。」
 此又說明作者看不懂:「壬辰壬午亥巳申。」
 初傳干上神自刑,移位謀其支,支上神又自刑,
 二重堵塞,回歸干上神謀其衝爲中傳也。

 

  

BB大好久不见了,身体还好吗?多保重
1

評分人數

    • 鬼衣行道: 日薄西山,真的無言,謝謝關心...網幣 + 30000 威望 + 1
吃一颗糖,告诉自己生活是甜的……
回復 24# 竹子
風中殘燭,行將就木,謝謝關心...
鬼道兄,我进来看您了。

不是吧?什么风中残烛,日薄西山?

至少你现在精神抖擞才是,因为我特地来顶你的大贴呢~!
1

評分人數

漂泊彩海是孤身
游壬有余谓精神
 回復 26# 孤海壬神

 

 哇哈哈...  壬神大哥別來無恙...
 好久不見壬神大哥在術數網站蹓躂...
 是,是,是老了... 人老大多愛講話,說東道西...
 近時鬼道已少上帖,心有餘而力不足,欲多言然心不從...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1

評分人數

    • 小張: 歡迎歡迎網幣 + 30000
八八来给鬼大大请安
1

評分人數

    • 鬼衣行道: 嘻嘻...八八妹安安網幣 + 30000 威望 + 1
慢慢來
小的貼一下看能不能讓鬼大會心一笑






附件: 您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沒有帳號?成為會員
1

評分人數

    • 鬼衣行道: 哈哈...重溫舊夢網幣 + 30000 威望 + 1
愛喝酒的狼:登場戲赤裸身羞澀面,落幕劇坦誠心沉默對
 回復 29# rocokoco

 

 哇咳咳...  rocokoco小哥近來過得可好???
 前時占得吉,不知此時又如何...
 無論如何,若人在台灣過窮日子,不可能比大馬糟糕吧???
 台灣平均中產階級多,中產多故窮人翻身機會就多。
 大馬中產越來越少,此時正處政經十字路口...
 窮者夜宿火車站,夜宿高速公路高架橋下,夜宿巴士車站等等等等...
 逼上梁山,罪案此伏彼起,人人自危... 唉...

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網站點擊率